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市场 · 正文

商汤科技:科学家的冒险之旅

导语汤晓鸥谈及第一次到MIT情景,“我加入的实验室做的是海底机器人,相当于在水下用声呐和视觉相机来探索海底世界。在我去之前,那个实验室刚刚发现了泰坦尼克号,所以我当时觉得这个很酷。”

硬核财经 · 2019-03-15 · 浏览2485

  昨天为了支持美国与苏联的军备竞赛,1958年美国国防部下属的ARPA(高级研究计划局)正式成立,负责研发用于军事用途的高科技。ARPA的宗旨是“保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防止潜在对手意想不到的超越”。

  当年ARPA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全球定位系统(GPS),而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互联网(Internet)的前身就叫ARPA网,是由ARPA在1968年组建的计算机网,并在第二年正式联机,是互联网诞生的标志。

  在90年代,人脸识别研究的高潮阶段,它的标志性事件就是ARPA成立了FERET(Face Recognition Technology)项目组,任务包括:资助若干项人脸识别研究、创建FERET人脸图像数据库、组织FERET人脸识别性能评测等。

  该项目分别于1994年,1995年和1996年组织了3次人脸识别评测,几种最知名的人脸识别算法都参加了测试,极大地促进了这些算法的改进和实用化。

  同在90年代,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汤晓鸥在美国第一次接触到了人脸识别。汤晓鸥1990年从中科大毕业后,选择到美国深造,并在1年后取得罗切斯特大学硕士学位,1992年他又到了计算机视觉(CV)研究的最高殿堂——麻省理工学院(MIT),在这里一待就是5年。

  汤晓鸥后来谈及第一次到MIT的情景,“我加入的实验室做的是海底机器人,相当于在水下用声呐和视觉相机来探索海底世界。在我去之前,那个实验室刚刚发现了泰坦尼克号,所以我当时觉得这个很酷。”

创业:从实验室到商汤科技

  博士毕业后,汤晓鸥被邀请到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任教,继续从事计算机视觉相关领域的研究,培养出了一大批的CV人才。最具跨时代意义的是,汤晓鸥教授于2001年7月建立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从此港中大有了CV界黄埔军校的美誉。

  2005年起,汤晓鸥同时兼任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视觉计算组负责人。他在北京和香港两地工作,才两岁的儿子是他最深的牵挂。为了表达爱意并弥补工作忙不能时常陪伴孩子左右的不安,他开始频繁地给儿子拍摄照片,相册几乎涵盖了孩子成长的每个瞬间。

  直到照片积攒到成千上万张时,他意识到分类成了难题,想在海量照片里找到某个时间段或某个有趣瞬间的照片非常困难。在CV技术还远没有今天成熟的时候,他决定一试,叫来几位学生开始研究名为Photo Tagging的课题,采用CV技术手段来给相册进行分类整理。

  这是汤晓鸥人脸识别技术走向实际应用的开端。“我可以用人脸识别、人脸检测,用这种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大家来管理、整理相册。”

  2009年,汤晓鸥婉拒了微软的一再挽留,选择依托深圳先进院搭建联合实验室。这一年的汤晓鸥正式迈入了他学术生涯的巅峰,获电机及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推选为院士。

  同年,汤晓鸥教授及其博士研究生何恺明,联同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孙剑博士,凭论文“基于暗原色的单一图像去雾技术”夺得顶尖国际会议IEEE计算机视觉与模式识别大会(CVPR)该年度的“最佳论文奖”。该会议创办25年后,首次有亚洲学者获授这项最高殊荣。

  而在2010年,汤晓鸥遇到了今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他的学生徐立。

  上海人徐立,从小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小学、初中,高中12年,他多次代表所在学校参加上海市中小学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并多次获得金牌。正是得益于此,2000年18岁的徐立被保送至上海交大计算机系就读本科,4年后他又一次被保送研究生。

  2007年硕士毕业后,徐立先后在摩托罗拉、欧姆龙、微软研究院等机构工作,从事计算机视觉、模式识别、图像处理领域的研究和产品开发。当然,待遇也是一家比一家高。

  但是,徐立并不满足,因为2007年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正高速发展。徐立清晰地认识到,“深度学习是未来的方向,人脸识别大有可为!”

  徐立心之所往的,正是被誉为CV界黄埔军校的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于是,2010年秋天,徐立毅然决然放弃一切工作,只身前往香港中文大学继续深造。从此,徐立将自己的命运紧紧地与人脸识别,与汤晓鸥教授连在了一起。

  正是在汤晓鸥等诸位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徐立图形识别的功力大涨,其三个算法获得视觉开源平台OpenCV收录,L0Smoothing为图形学期刊TOG五年论文引用之首(2011-2015)。

  与此同时,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也进入集中收获期,2011年起实验室的几十位博士、教师开始研究深度学习。2011~2013年间,实验室在计算机视觉领域两大顶级会议ICCV和CVPR上发表了14篇深度学习论文,占据这两个会议上深度学习论文总数(29篇)的近一半。

  虽然这些研究成果还处在实验室阶段,但是当时的一个项目给了汤晓鸥团队信心,那是一个来自香港警方的项目,“一些高速行使的逃逸车辆,监控录像过于模糊,希望他们恢复出逃车辆的信息,警方愿意为服务埋单。”这种实践给予了团队巨大的成就感。

  时间来到2014年,人工智能被学界公认为将带来一场新的技术革命,国际科技巨头诸如微软、英特尔、谷歌、Facebook纷纷加入战局。谷歌甚至耗资4亿英镑收购只有12位员工的DeepMind。要知道,这家公司没有具体产品,只从事深度学习的游戏研究。

  2014年初,Facebook对外宣称,用750万人的数据对计算机进行训练后,其人脸识别准确率已接近人眼识别能力。而此时汤晓鸥团队用尽了几乎所有的资金和资源,才建立起20万人的数据库。

  “只能赢不能输,Facebook是开源的,如果没有能赢过他们,就不能说服别人放弃开源的平台而选择我们。”汤晓鸥背水一战。“好,既然硬件和数据库都不如对手,那就拼计算能力!”在硬件和数据库都不如对手的情况下,汤晓鸥改进了自己的算法。

  不到两个月之后,2014年3月,其团队发布GaussianFace人脸识别算法,在LFW数据库上准确率达98.52%,在全球首次突破人眼识别能力。2014年6月起,开始发表的DeepID系列算法,逐步将人脸识别准确率提升至99.55%,开启了整个人脸识别行业技术落地的时代。

  在当时,汤晓鸥实验室的三个人脸识别算法占据了LFW识别率的前三名,而Facebook的DeepFace排在第四。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与麻省理工、斯坦福等著名大学一道,入选世界十大人工智能先锋实验室。

  2014年9月,汤晓鸥团队参加了“人工智能奥林匹克”ImageNet大赛,与包括百度、谷歌、微软在内的37个世界顶级团队竞争,取得了全球第二的成绩,谷歌是第一。但是汤教授认为,“其实在竞赛中,我们做到了的数据高于谷歌发布的成绩,所以只能屈居第二。”

  计算机的识别准确率首次超过人眼,让汤晓鸥团队名噪一时,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也慕名而来。牛奎光认为这是一个重要信号——意味着计算机视觉技术有可能商业化落地。他立即飞到香港,拜访汤教授。

  在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里,他看到五六个计算机识别技术的Demo,研究方向有意识地与实际应用结合。比如一个Demo是把图片变成印象派画风,即现在流行的美图功能之一。研究团队还反复强调原创,“我们是底层算法突破的源头”。

  而真正让牛奎光下定决心投资的则是徐立的“猫脑”、“猴脑”理论。

  徐立解释道,如果说当下人工智能技术水平处于“猫脑”阶段,大部分公司正在做的就是“如何运用猫脑更完美地抓老鼠”;而他们的团队则是打造平台,把“猫脑”训练成“猴脑”,从本质上提升“大脑”的能力。大脑升级后,机器可以更快学习掌握更复杂技能。

  在这次拜访之后,IDG资本掷出数千万美元,助推研究团队走出实验室,2014年10月,商汤科技正式成立。牛奎光当时承担了不小的风险,毕竟在2014年,AI产业还是冷门,谁也说不准,技术能否顺利转化为商业价值。

  当听说汤教授要成立公司时,立马从实验室涌过来50多个学生,全部是博士、博士后。曾与汤晓鸥在微软研究院共事的杨帆也选择加入创业团队,还带去了一大波自己的清华学生。

  很快,以汤晓鸥教授为核心的联合创始人团队组建了起来。

  徐立,香港中文大学博士,联合创始人&CEO;徐冰,香港中文大学博士,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杨帆,清华大学硕士,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徐持衡,清华大学,联合创始人&CTO,90后创业者;林达华,麻省理工学院博士,联合创始人&港中大-商汤联合实验室主任。

正名:不是只做人脸识别

  商汤科技成立伊始,汤晓鸥对于他的人脸识别技术有着十足的把握,先后拿下小米、华为、美图秀秀以及图聊软件FaceU、Snow等客户。由于商汤科技主要从事B2B业务,多隐身于幕后,一直未为人所知,实际上,其服务客户量已达亿级规模。

  2015年5月,融360联合商汤科技推出名为“天机”的风控系统,从用户身份认证、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三个大维度,进行信用评分,再根据分值向放贷机构提出放款建议。

  2015年8月小米推出操作系统MIUI7,其中发布的宝宝相册,正是联手商汤科技共同打造的新卖点。“宝宝相册中采用的人脸识别技术,主要在于三个核心算法:一是检测图库中的同一张脸,二是识别这张脸的特征,三是聚类相同的脸孔。”汤晓鸥在多年前的夙愿得以达成。

  2015年中国移动全面实行实名认证,主要通过身份证OCR识别,以及人脸识别两大技术实现。在中国移动的两项公开招标中,商汤科技最终在数十家竞标公司中胜出。

  值得一提的是,商汤科技的商务团队起初不过四五人,在公司忙于接待问询的客户,直到2015年底,才开始有针对性地开发行业客户。

  但商汤的目标不局限于一家人脸识别公司,而是致力于打造深度学习平台,要做“全能型”选手。徐立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解释,“我们是中国拥有原创技术的人工智能平台公司,不是一家人脸识别公司。”

  2014~2106年,商汤科技主要投向两个地方:一是“人才垄断”,徐立找来这个领域所有能找到的顶尖科学家,垄断了150多位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二是搭建硬件计算平台,从英伟达买入6000多块GPU,自建超算中心。

  深度学习有三个大核心要素:一是深度学习的算法设计;二是高性能的计算平台;三是大数据。其中,大数据对于服务人群达亿级以上的商汤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商汤的原创算法也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所以关键就在于计算平台。

  汤晓鸥认为,由于谷歌、Facebook等巨头的开源,使得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门槛变得很低。很多技术人员利用谷歌、Facebook的开源系统来训练模型,做应用。

  但是,使用谷歌、Facebook开源系统有许多的限制,还要受到开源系统的控制。这对有志于做大事的商汤来说是不行的。所以商汤科技自建超算中心,研发深度学习平台,砸钱自己搭建底层框架。就好比一家软件公司宣布,要在Windows之外单独开发一套操作系统。

  商汤科技刚成立时,一开始没有GPU集群,往往要等1个月才能验证一个结果。在2014年5月,百度构建了当时世界最快的超算平台MINWA,实现144个GPU连接。

  仅仅一年后,商汤科技建设的深度学习超算平台DeepLink,200块GPU的连接为当时全国最大,以前耗时1个月的运算只需5-6个小时即可完成。2015年11月,商汤科技深度学习框架SenseParrots也已成功搭建,并且做出了谷歌Tensorflow当时无法支持的功能。

  2015年,商汤在全球顶级计算机视觉学术会议CVPR入选论文9篇;在ImageNet国际计算机视觉挑战赛中获检测数量、检测准确率两项世界第一,成为首个夺冠的中国企业。

  ImageNet竞赛的夺魁,证明了商汤科技在两大领域的实力,“第一,我们脑子确实造得好;第二,超算平台能力强。”徐立相当自豪。

  到2017年,商汤深度学习超算中心拥有超过6000块GPU。目前商汤的超算平台可承载超14000片GPU,是亚洲规模最大的AI超算平台,依托深度学习训练框架SenseParrots,支持千卡并行训练、千亿级参数模型、百亿训练样板、亿级类别分类任务。

商汤科技深度学习大规模训练系统

  依托于强大的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商汤研发了一系列AI技术,包括人脸识别、图像识别、文本识别、医疗影像识别、视频分析、无人驾驶和遥感等,已经在智慧城市、智能手机、互动娱乐及广告、汽车、金融、零售、教育、地产等多个行业得到应用。

  在汤晓鸥看来,“并不存在AI这个行业,只有AI+这个行业。AI需要与传统产业合作,这种关系是结合、赋能,而绝不是颠覆。”商汤独创了“1(基础研究)+1(产品结合)+X(行业伙伴)”模式,以原创技术为基础,借助核心平台化能力多元赋能多个行业。

  在基础研究方面,商汤先后与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建立联合实验室或开展科研合作。联手阿里巴巴及香港科技园联手成立AI实验室。

  2017年在全球顶级计算机视觉学术会议CVPR和ICCV中共入选43篇论文,居亚洲第一,并超越谷歌、Facebook等国际巨头。2018年,商汤科技及联合实验室共有44篇论文入选CVPR会议,以及37篇论文入选ECCV会议,累计入选计算机视觉顶会论文数量高达81篇。

  2018年2月,商汤科技与麻省理工学院宣布成立人工智能联盟,致力于共同促进人工智能的研究。商汤也是全球首家参与MIT Intelligence Quest计划的公司。

商汤科技联合MIT成立人工智能联盟

  商汤与华东师范大学等共同发布全球第一本人工智能高中教材,并与清华大学附中、上海交大附中等40所国内重点中学签约,开设人工智能基础课程,推动AI在教育行业的落地。

  2018年9月,商汤获中国科技部授予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智能视觉”开放创新平台,其它四个国家AI平台分别为百度、阿里云、腾讯、科大讯飞。

第五家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平台

  盈利:做一只赚钱的“独角兽”

  2016年上半年,商汤科技开始引入职业化的经理人来做职业化的管理,包括商务、HR、法务、财务、市场PR,每一个核心岗位,都是从大公司来的高管。用更多的现代化的管理手段去调整公司的架构,把产研和销售渠道打通,建立起有规模的销售团队。

  在行业落地方向上,商汤目前专注于安防监控、金融、手机、移动互联网和深度学习芯片五大垂直领域。商汤以B2B2C的商业模式,与各行业领军企业合作,共同推进人脸识别在各行业的应用和变现。

  “在垂直领域方面,商汤的打法是先找头部公司,摸索AI技术落地,从项目到产品;然后再垂直打通某个行业生态,做平台化。以安防领域为例,当我们把前端摄像头、后端云平台甚至芯片整个链条都打通,那就能做到最大的行业技术平台。”联合创始人杨帆解释道。

  目前,商汤在SenseParrots平台、超算中心、以及其他AI产品基础上,结合智能手机、智慧城市、智能汽车、医疗、零售、教育、互动娱乐等18个行业应用场景,推出相应的行业解决方案,加速其技术和产品在场景里落地。

  自2015年以来,商汤手机业务硕果累累,国内出货量前四的华为、小米、OPPO、vivo均是商汤的客户。商汤科技提供人脸解锁、智能美颜、智能滤镜、背景虚化、智能相册等影像技术。

  例如,商汤科技利用人工智能手段,采用SensePhoto手机图像处理解决方案,为OPPO手机提供了人像拍照、双摄方案、人脸聚类相册等功能。

  商汤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互联网视频及直播平台供应商,服务90%以上的直播和短视频分享平台。例如,商汤基于人脸关键点检测跟踪技术,为抖音、新浪微博、FaceU、B612等实现脸部特效、美颜、手势识别、前背景分割等功能。

  金融也是商汤最早涉足的领域,商汤科技以领先的证卡OCR识别、人证比对以及活体检测等技术,服务多家银行、互联网金融公司和移动运营商。目前,商汤科技为超过4亿人提供“刷脸”认证服务,业务量在AI创新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商汤为零售商提供SenseGo智慧商业解决方案,与苏宁未来店合作,实现了用户从刷脸入店到结账付款仅需“刷脸”一个步骤,进店人脸识别不超过0.5秒。

  在去年4月25日举办的2018商汤科技人工智能峰会上,商汤以原创AI技术赋能百业,发布了多个最新产品:增强现实黑科技SenseAR,智慧城市、平安城市解决方案SenseFace3.0和SenseFoundry,以及智能汽车产品驾驶员监控系统SenseDrive DMS等。

  其中,增强现实黑科技SenseAR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产品。此前用户在玩Faceu、小咖秀这些互联网直播、美图娱乐APP时只能为脸部加特效,到了去年6月,腾讯微视、抖音短视频纷纷上线“实时长腿”功能,商汤SenseAR快速占领市场。

  目前SenseAR已为近200家国内外App平台、手机厂商提供服务,亚太市场份额超过80%,每天搭载商汤AR技术的互联网终端用户高达10亿量级。

  商汤科技SenseFace3.0、SenseFoundry两大智能安防产品,SenseFace3.0平台支持千路以上的监控系统进行长达数月的热数据实时轨迹还原,SenseFoundry则是城市级超大规模分布式视频分析平台。而这些,都是商汤科技智能城市战略的一小步。

  早在2017年11月,商汤科技与上海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表示5年内在沪投资不低于60亿元,形成人工智能产业聚集效应,并将全球研发总部落户上海,建立规模超过1000人的研发团队。此项协议达成后,商汤已经与上海仪电、上海临港等签署战略合作。

  SenseDrive DMS是商汤科技发布的首款智能汽车产品驾驶员监控系统,通过深度学习技术和嵌入式芯片优化技术结合,实现对驾驶员疲劳驾驶、驾驶分心、危险动作等驾驶员状态的实时智能检测与提醒,为驾乘安全保驾护航。

  目前在上海各区的上百条“驿动班车”线路中,已有38条线路车辆完成了智能化改造,搭载商汤科技“智能车舱”后,即可实现驾驶员身份识别,疲劳、分心等状态实时监测与提醒。

  而商汤科技的更大目标是自动驾驶。2017年12月,商汤科技宣布与本田汽车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共同深耕自动驾驶技术,双方将基于本田的车辆控制技术系统,融合商汤科技的视觉算法和开发平台,共同打造适合乘用车场景的L4级自动驾驶方案。

  发布会上,商汤的重要合作伙伴也表达了对和商汤深度合作的看好,包括高通、本田、中国移动等。

  高通中国副总裁孙刚表示:“商汤科技是高通在人工智能领域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依托商汤科技创新的AI算法,结合高通人工智能引擎AI Engine所支持的强劲处理性能,双方的合作成果已经助力多家智能终端厂商推出了全新的终端侧AI应用。”

  由商汤科技人工智能技术与高通人工智能引擎AI Engine支持的实时视频风格转换应用

  商汤表示,2017年公司已经实现全年整体盈利,收入来源主要有三大块:智能安防、金融、手机移动互联网。徐立称,商汤科技2017年总营收在亿级以上,2018年的目标是增长300%、400%。汤晓鸥称商汤是唯一一家靠AI赚钱盈利的公司,认为烧钱就是“败家”。

  “学术的东西,如果不能落地也没有什么用,好在我们不是烧钱的公司,是能赚钱的公司,可以自负盈亏,我们的融资不是用来烧的,而是做伟大的事。”

  据商汤科技官网介绍,公司已经与全球700多家知名公司和机构建立合作,包括MIT、高通、英伟达、本田、阿里巴巴、苏宁、中国移动、银联、万达、华为、小米、OPPO、vivo、微博等。目前公司约五分之二的收入来自政府部门的合同(智能安防)。

不差钱:融资8轮26亿美元

  “我们的融资不是用来烧的,而是做伟大的事。”

  有一天,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余凯忍不住问商汤科技CEO徐立:你们确实投资这么大建设自己的超算中心?

  超算中心特别烧钱。商汤研究员闫俊杰博士曾做过估算,按下那个标有“run”字样的按钮,一次数据训练迭代整体花费至少50万元。

  “我们有150多个博士天天在算法平台上按‘run’。”徐立笑称,这还不算每年追加的数亿元GPU集群采购预算。

  这些钱从哪儿来?毫无疑问是投资人的钱,这些投资人中有IDG、鼎晖、软银这样的顶级机构,还有阿里巴巴、苏宁等战略合作伙伴。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融资达到26亿美元,估值60亿美元,仍是全球最高市值的人工智能公司。

  而最让人吃惊的是,演员出身的任泉竟是商汤科技最早的投资者之一,他的StarVC在A轮、B轮连续投资了几千万美元。虽然几千万美元在现在看来不显眼,但是当时却解决了商汤的燃眉之急。

  任泉所在的StarVC规模不算大,但也是最知名的明星VC了,它的创始人是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后来章子怡和黄渤加入成为合伙人。实际上StarVC的业务由任泉全权负责,而他有一个有意思的原则,就是不投影视公司。

  在第一次接触商汤科技创始团队的时候,任泉和他们聊了几个小时,随行的还有StarVC的总裁韦魏。当时汤晓鸥给任泉讲了很多技术,他不是很懂,但在谈及美颜、人脸相机等已落地商业应用的时候,任泉眼睛突然放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被洗脑了”。

  那一晚任泉非常兴奋,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让自己都觉得看得见的未来,能改变很多生活方式的一家公司。“当天毫不犹豫决定,我有多少钱就投这家公司。”

  2016年4月,StarVC投资千万美元,成为商汤科技A轮融资唯一的投资人。韦魏回忆,“商汤科技从成立时起就不便宜,刚成立一年的StarVC当时并不想‘吃独食’,但是在试图联系几家VC机构共同入股失败后,不愿错过机会的StarVC最终成为商汤科技A轮的唯一资方。”

  A轮过后没多久,发生了一件轰动全球的事件:人类大败AlphaGo对弈,彻底颠覆了普罗大众对人工智能的想象与认知,直接带动人工智能成为风口。半年后的B轮,IDG和StarVC继续跟投,鼎晖和万达加入,融资总计1.2亿美元,远超B+轮1亿人民币的旷视科技。

  此后商汤融资越发顺利,B+轮仅公开进入的投资方就有十几家,资金来源覆盖VC、券商、传统企业资本及个人等多种形式,融资总计2.9亿美元,公司估值水涨船高。

  2017年11~12月,商汤科技连续公布三笔战略融资,包括高通、阿里巴巴和松禾资本,其中阿里巴巴投资15亿人民币,并在第二年4月领投6亿美元的C轮融资,海外机构淡马锡入局,商汤科技估值达到30亿美元。

  有传言称,腾讯和阿里当时都在积极接触商汤,无论腾讯出怎样的价格,阿里都会以提高价格的方式逼退腾讯。据媒体报道,最终阿里以15亿人民币10%的股份强势进入,但是商汤否认了这一说法。

  此外,徐立透露,本次商汤接受阿里的融资,主要是基于业务增长的考虑。商汤可以将自己的AI技术放在阿里云上,作为SaaS服务向用户提供。现阶段,业务增长对于商汤来说很重要。

  去年5月底,在时隔不到两个月后,商汤科技再获6.2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超过10家机构,包括其合作伙伴高通。此时商汤科技的估值已经超过45亿美元,继续拉大与身后AI公司的差距。

  而在这之后不久的7月,外媒曾报道,软银愿景基金寻求向商汤科技投资近10亿美元。直到9月10日,软银中国宣布已投资商汤科技10亿美元,将商汤的估值抬至60亿美元。前不久又有外媒报道,商汤科技可能正在筹备新一轮融资,计划今年筹集约20亿美元资金。

  不仅如此,商汤科技已经开始对外输血,进行投资布局。目前商汤对外公布的投资项目包括51VR、禾连健康、苏宁体育、影谱科技,实际上商汤已投资7个项目,计划投资标的还包括AI芯片、医疗、物联网、手机和互联网、游戏等。

商汤科技投资版图

  有了资本的助力,以及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的搭建,自2018年以来,商汤科技全面布局平台化的规划路线,依托商汤人工智能平台,不仅实现了从技术、数据到产业落地的有效闭环,为自身创造了持续盈利能力,更成功搭建起平台化的行业参与模式。

  当平台化的产业能力逐渐形成,很多算法生产的环节能够标准化生产,今天商汤才有机会做长尾的事情。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去年与商汤达成了全面战略合作后曾表示,“像商汤这样的巨头,它将会成为并且正在成为一个人工智能平台级的公司,它是‘发电厂’。”

  上个月,CBInsights发布了第三届AI1002019报告,在这100家最有前景的AI初创公司名单上,商汤科技位列“全球AI独角兽”第一名。光环背后,是汤晓鸥、徐立们熊熊燃烧的野心。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关键词: 商汤科技AI
分享到:
{$ad}

TOP 日排行/周排行/原创/推荐

2016资本邦 · 金号角奖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如此精彩内容
扫一扫分享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