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正文

疑涉内幕交易遭证监会核查?国联证券能否如愿鲸吞国金证券?

导语
国联证券、国金证券两家券商合并的消息备受市场关注。9月18日有关双方签订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的当天,两家券商的股价双双涨停。与此同时,两大券商合并背后是否涉嫌内幕交易令人生疑。

近日,国联证券(601456)、国金证券(600109)两家券商合并的消息备受市场关注。9月18日有关双方签订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的当天,两家券商的股价双双涨停。与此同时,两大券商合并背后是否涉嫌内幕交易令人生疑。9月25日晚间,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就媒体关于“国联证券、国金证券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询问回复,“证监会已关注到了相关情况,已督促公司开展自查,并要求其提供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此外,证监会也已启动相关核查程序,核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的,将依法严肃查处。”

同一时间,9月25日晚间,国联证券、国金证券均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以及有关各方正在积极组织推进本次交易的相关工作,有关本次交易的具体方案仍在商讨论证中,交易各方尚未签署正式的交易协议,本次交易尚需履行必要的内部决策程序,并需经有权监管机构批准后方可正式实施,能否实施尚存在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两大券商宣布因策划重大资产重组股票暂时停牌。国金证券(600109.SH)和国联证券A 股股票自 2020 年 9 月 21 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 10 个交易日

据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国金证券总资产653.6亿元,国联证券总资产369.3亿元不敌国金证券。两者总资产的差额为284.26亿元。因此外界将这次联姻称为国联证券“蛇吞象”式并购国金证券。

据市场人士分析,国联证券此次或是看重了国金证券干净硬实的基本面以及投行能力,希望借助此次并购计划打造“航母级”券商的意向。

资本邦注意到,此次合并发生在国联证券成功回A的第50天,如此精准速度的合并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国联证券凭什么鲸吞国金证券?

这篇文章将回顾一下国联证券的前世今生。

国联证券前身为创立于1992年的无锡市证券公司,2008年5月通过改制更名为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15年7月6日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交易,注册资本也增加至19.024亿,公司控股股东为国联集团。据了解国联证券于2016年便开始计划回A事宜,于今年才正式A股挂牌。

此次国联证券的“蛇吞象”交易,让其背后的“中信系”团队浮出水面,引发市场关注。

从已披露的高管信息中不难发现,国联证券内部已经形成一个小“中信帮”:其中,曾任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监、执行总经理、董事总经理的王捷,于 2019年1月起入职国联证券,目前任国联证券公司董事会秘书;原中信证券股份信息技术中心执行总经理汪锦岭也与葛小波同时期跳槽至了国联证券,现为公司首席信息官;原中信证券风险管理部李钦于2019年7月任无锡国联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于今年2月任国联证券副总裁;原中信证券深圳分公司总经理、财富管理部执行总经理尹红卫于2019年4月入职国联证券,任国联证券首席财富官,今年2月任国联证券副总裁。

除了以上中信中层,国联证券还有一位核心人物来自中信证券,即总裁葛小波。

中信证券“打工皇帝”葛小波任国联证券总裁

国联证券现任执行董事、总裁兼财务负责人是葛小波,在此之前他曾任职中信证券的原执委会委员、财务负责人、首席风险官。据悉,曾在中信证券身兼数职的葛小波于2018年度在中信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566万元,在中信证券居于首位,远超其他高管,在全行业高管薪酬榜单中也是佼佼者。

于2019年4月,中信证券官宣葛小波离职公告后,市场纷纷猜测这位“打工皇帝”的下一站会是哪里,结果出乎意料的他的下家居然是立足于无锡,业务大多在江苏市场的国联证券。大家不禁有个疑问,国联证券能开出多少薪酬,才能挖得动葛小波?有知情人士分析道,葛小波此番入职国联证券,并非为了钱,更可能是为报答老领导的知遇之恩。这位老领导就是被称为“并购之王”的王东明。

中信证券原董事长王东明于中信退休后任国联证券顾问

王东明作为中信证券的元老级别人物,陪伴着中信证券的成长,被市场人士评价为中信证券的灵魂人物。 “券商一哥”中信证券的崛起之路,正是通过不断并购逐步做大做强。从万通证券、金通证券再到“国内基金最大并购案”的华夏基金都验证了王东明的“并购之王”可谓是名不虚传。据悉,从手法上来看此次国联证券与国金证券的收购也像出自王东明的手笔。

现在的国联证券有时亦会被人称之为“小中信”,不知道听到这个称呼的国联证券的老人是喜或是悲。

此次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联姻各自又是抱着什么心理呢?

据证券业协会统计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净收入排名中,国金证券排在第九位,达到7.40亿元,超过平安、兴业等大型券商。公司上半年承销与保荐净收入更是排在业内第七,仅次于中信建投、中信证券、中金公司等投行业务强势的证券公司。

反观国联证券,其于2018年4月收购华英证券余下全部股份后,便将所有的投行业务都交由华英证券完成。而有趣的是,2020年首家IPO被否的公司——嘉曼服饰的IPO保荐机构便是华英证券,而此次保荐亦是华英证券于今年保荐上会的第一家公司。

如此强烈的发差,不禁引人怀疑,收购国金是否能帮助国联证券在投行业务上争夺一席之地。与此同时,国联证券是一家立足于无锡,深耕于华东地区证券公司,而国金证券的多数业务驻足于华中,两家联姻可谓帮助国联证券扩大版图。

近几年,随着行业的监管愈发严重,民营企业的野蛮生长已然不再,安邦系、华信系等大型民营资本频出问题,如今国金证券选择“卖身”国企的国联证券倒也不难想象。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港股内房企那些事 - 资本邦
    港股内房企那些事

    7月,中国楼市延续复苏态势,百城房价环比增速出现阶段性回调。据统计数据显示,1-7月百强房地产企业整体业绩同比增长2.7%,自年初以来累计业绩增速首次转正,今年7月淡季不淡。包括碧桂园、万科、恒大在内的多只房地产龙头股的业绩表现优于行业整体。聚焦中国楼市,关注港股内房股那些事。

  • 跨境IPO·跟踪 - 资本邦
    跨境IPO·跟踪

    追踪过去一周港美股资本市场最新IPO动态和趋势,为您开启跨境资本投资的观察窗口。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使用 “扫一扫”,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