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港股 · 正文

靶向药企基石药业欲赴港上市,尚处持续烧钱阶段

导语昨天11月11日晚间,就在“剁手”一族还在紧盯屏幕期待捡漏之际,基石药业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准备冲刺港股上市。

IPO日报 · 2018-11-13 · 文/许伟 · 浏览2353

  昨天11月11日晚间,就在“剁手”一族还在紧盯屏幕期待捡漏之际,基石药业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准备冲刺港股上市。

  基石药业本次IPO由国际投行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保荐,采用VIE架构模式,其境内的主要经营实体为基石药业苏州。基石药业苏州下辖拥有上海和北京两家全资子公司。

  本次上市的基石药业注册于开曼群岛,其通过全资子公司基石药业香港100%控股基石药业苏州。

  基石药业成立于2015年,而基石药业苏州则成立于2016年,作为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基石药业专注癌症治疗,方向是开发及商业化创新肿瘤免疫治疗及分子靶向药物。

知名机构参与投资

  2018年4月,基石药业刚完成合计约2.62亿美元的B轮融资,这也是当时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最大一笔B轮融资。

  招股书显示,B系列优先股东同意按每股约5.66美元的认购价认购基石药业发行的合计约4591万股B系列优先股。

  ▲数据来源:招股书

  上市前,基石药业的股东大致可分为5类:WuXi Ventures,持股39.31%;正则原石及其关联人士,持股18.3%;Graceful Beauty Limited,持股19.72%;员工持股,1.56%;其他持股者,21.11%。

  招股书显示,药明康德间接拥有WuXi Ventures约17.3%的有限合伙人权益,而基石药业董事赵群则控制正则原石普通合伙人22%的权益。

  Graceful Beauty则为博裕投资拥有,后者曾经投资过阿里巴巴、同程旅游、药明生物等明星企业。

  其他持股者中,同样不乏投资界的“大佬”。

  新加坡国有全资的GIC通过Tetrad Ventures参与了B轮融资。

  泰康资管通过Kaitai International Funds参与了B轮融资。

  云锋基金通过YF IV Checkpoint参与了B轮融资。

  高瓴资本通过Hillhouse Fund IV参与了B轮融资。

  红杉资本通过SCC Growth IV参与了B轮融资。

  ARCH Venture亦通过Fund IX和Fund IX Overage参与了B轮融资。

  成立不久的公司能够引来诸多知名机构的投资,创始团队或是一大原因。

  基石药业的创始团队多是“业内老兵”。

  首席执行官江宁军,曾在赛诺菲任全球副总裁。

  首席医学官杨建新,曾在辉瑞、科文斯等从事超过25年的药物研发工作。

  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袁斌,曾先后在卫材、诺华、默沙东等公司从事新产品战略、市场营销和商务拓展工作多年。

  科学事务高级副总裁王辛中,先后在Med Immune、百健、阿斯利康、默沙东任职,从事肿瘤免疫药物研发工作。

坐拥两大中华区独家许可协议

  那么,从产品来看,基石药业情况如何?

  从内部来看,基石药业如今拥有14项研发药物,其中10项属于自主研发(含委托第三方),这10项中,基石药业最看重的3种肿瘤免疫治疗骨干候选药物已处于临床阶段,分别是PD-L1、PD-1及CTLA-4抗体。

  高级副总裁袁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基石药业的PD-L1是全人源抗体,在国内目前是进度靠前、有望最早上市的产品之一;而PD-1产品则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既能识别鼠源PD-1、又能识别人源PD-1靶点的产品。

  从外部来看,其余4项研发药物则来自于两份大中华区独家许可协议。

  2018年6月,基石药业与Agios(一家研发白血病和血液类罕见遗传疾病新药的公司)订立了独家许可协议,基石药业可在大中华地区(含港澳台地区)开发及商业化含Agios专利ivosidenib(以Agios临床开发的形式)的产品,并将向Agios支付分级许可费,费率为许可产品在该地区年度销售净额的15%至19%。(注:ivosidenib是Agios公司的一种抗癌药物。)

  同月,基石药业与Blue print订立一项独家许可及合作协议,基石药业可开发及商业化avapritinib、BLU-554及BLU-667等三种肿瘤药物。Blue print除了收取前期4000万美元现金付款外,将可收取最多约3.46亿美元的潜在付款。此外,基石药业将有责任就许可产品按逐项基准向Blueprint支付分级许可费,费率为每项Blue print许可产品在该地区的年度销售净额的15%至23%。

  招股书显示,Agios的药物已获得FDA的审批,而Blue print的3款药物尚处在临床阶段。

  持续亏损

  以PD-1为例,国内相关机构已于今年6月批准了百时美施贵宝旗下Opdivo(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俗称“O药”)上市,另外在9月批准了默沙东旗下肿瘤免疫药PD-1抑制剂药物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俗称“K药”) ,目前也有国内药企的类似竞品获批上市。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同一领域参与研发的本土药企有数十家,其中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基石药业等同样处于研发第一梯队。

  换言之,产品尚未上市,基石药业现阶段还处在“烧钱”的研发阶段。

  公司财报也佐证了这一点。

  ▲数据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基石药业尚未实现产品收入,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因存款利息和政府补助,基石药业收到其他收入18.7万元、1395万元、399.5万元,同期最大的支出则是研发支出,报告期内分别约为2.47亿元、2.13亿元、5.09亿元,基石药业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开支大幅增长,和基石药业在上半年进行了B轮融资不无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基石药业的研发开支中,2016年和2017年占比最多是第三方合约成本,占比均在80%以上,2018年上半年,许可费超越第三方合约成本成为第一大支出。

  早在2016年,基石药业就与药明生物订立了一份合约,内容有关13种生物候选药物的药物发现及临床前开发服务。基石药业有权享有药明生物合约产生的技术知识,除PD-L1、CTLA-4抗体及另一种生物类似候选药物外,药明生物将于履行合约项下的付款责任后向基石药业转让13种候选药物的全球权利。

  此外,基石药业与药明康德旗下药明康德上海订立了研发CRO合约,据此,药明康德上海负责进行临床前研发活动。基石药业将向药明康德上海支付研发服务款,而在达致相关合约中的若干研发里程碑后,药明康德上海将向其转让研发过程中产生的知识产权。

  最终,基石药业在报告期内的净亏损也达到2.53亿元、3.43亿元、7.44亿元。

  ▲数据来源:招股书

  受益于今年4月港交所推出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满足相应条件能赴港上市的新规发布,基石药业成为第12家借政策东风赴港IPO的未盈利生物公司,目前,歌礼生物、华领医药、信达生物这3家公司已成功上市。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