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港股 · 正文

映客要靠积目续命?

导语移动互联网上的泛娱乐用户正在增加,而映客直播却在为用户增长而发愁。

财经无忌 · 2019-07-17 · 浏览1874

  移动互联网上的泛娱乐用户正在增加,而映客直播却在为用户增长而发愁。

  这家在香港上市的湖南公司决定掏出8500万美元(超过5.8亿人民币),来收购一个年轻的小众社交产品“积目”,后者目前月活不超过50万,还不到映客的百分之一,但奉佑生还是愿意赌一把。

  而同一天,映客还发布公告预警称,今年上半年将亏损6000万元。令人关注的是,映客成立至今,每年的财报都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向收益,而今年这个纪录或许将被终止。

  从千播之战中异军突起的映客,显然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遇到了新问题。

  最先用脚投票的是资本市场。

  7月15日,映客在收购和亏损预警公告发布之后,股价低开,盘中虽然一度翻红,但最终跌幅将近2个点,而今天(7月16日)收盘跌幅更是达到了3.85%。

  刻薄一点讲,对于股价距离仙股还差5毛钱的映客来说,谈论跌幅的意义其实并不大。

  一年前的7月12日,站在香港联交所大屏前意气风发的奉佑生应该没有想到这一天。那天他对随行的记者夸下海口,腾讯上市时数据和收入还没有映客高,现在的映客就相当于上市三年的腾讯。

  当天映客股价一度涨幅超过40%,最终收盘价以超过发行价3.85港元10.65%而结束。

  不过,“上市即巅峰”,在随后的一年里,映客的股价再也没有触达过第一天5.48元的高位,最近的两个月一直在2元以下徘徊,甚至大多数的时候,映客一直被摁在了发行价之下。

  当年映客的上市,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较低的估值,也就是说映客的管理层选择了较低的发行价,PE甚至不到10倍,另一个同行虎牙,在纽交所上市时,PE达到了90倍,但现在市场给映客出的是一个更低的价格。

  当然,这两年港股市场大环境也并不顺利,破发的公司比比皆是,单独来指责映客的“跌跌不休”也有失公允,但志向远大的奉佑生应该知道,三年的腾讯,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也许正因为如此,映客在去年频频开发新的产品,试图将营收从倚重直播收入,转变成百花齐放。

  直播答题火的时候,映客也冲了上去,游戏直播也做,电商业务映客也想涉足,甚至还在湖南低价拿了一块地。

  但每一个赛道上,都是劲敌环伺。

  在直播行业,老对手斗鱼、虎牙,并没有掉队。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斗鱼的日活数为1500万、虎牙的日活数为1100万。在一份00后和90后的直播软件喜好排行中,映客的数据也依然落后。

  这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映客的基因就是从直播开始,大多数从产品思维都还是围绕着直播。

  而靠着颜值直播的映客正在失去人民群众对主播的热情。

  最新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显示,主播热情继续高涨,截至第四季度主播指数突破千分大关,同比上涨43.9%;观众活跃度则有所下滑,截至第四季度观众指数同比下降10.4%。

  主播指数与观众活跃度不再像与过去两年,为正相关走势,首次出现了“剪刀差”。也就意味着,用户对主播的感知正在下降。

  映客布局三四线城市的“种子视频”也在发酵。通过“撩动荷尔蒙”和“看视频赚钱”两项措施,种子视频在小镇青年里迅速发展,据说日活也过了200万。

  但这还不够气候,因为就在昨天,快手公布了其在游戏直播方面的相关数据。数据显示,快手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跃用户超3500万,几乎生吞了斗鱼和虎牙。

  而腾讯的微信公众号也一度传出要做公众号的直播。

  映客的对手已经从直播延展到了泛娱乐行业,抖音和快手们,在短视频的加持下,顺利地切入了直播行业。

  就像击败康师傅的可能不是统一,而是外卖小哥。

  所以这也是映客拿下积目的原因之一:需要靠新是社交工具来导入年轻用户和激化新的创新产品。

  可是和陌陌收购探探不一样,几乎是“探探+soul”结合体的积目实在是太小众了,而且用户更年轻——这更像是一场巨头布局下一代的战略收购。

  映客在公告中提到,积目App的用户年龄以95后(Z世代)为主,占比接近80%,用户分布以中国一二线城市为主,用户性别比例相对均衡。

  交易公告还称,积目App与映客现有产品的用户重合度较低,彼此具有较强的互补效应,追求潮流、热衷分享与社交、愿意为高品质生活方式付费的年轻群体将为公司提供强大的增长动力。

  大河中汇入了一条小溪,如果我们盼望着小溪能影响大河里的水质,或者能引入小鱼,这多少有点像是讲故事。

  另一个不为人关注的线索是,在映客买下积目之前的一个月,积目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B轮融资。一笔几个亿的交易一定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而且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还涉及到专业的尽调和财务审计。

  也就是说积目的这轮融资很有可能存在火线入股,并实现套现的嫌疑。

  奉佑生曾经说,之所以做映客,初衷是缓解人性孤独。“我是湖南人,可能普通话没那么标准,人比较土一点,但湖南人最擅于干社交产品,比如有张小龙。”

  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湖南大多是山区,交通不便,深山里长大的孩子经常面对的是连绵不绝和似乎永远走不出去的高山,所以他们更多的是选择了独自面对孤独。

  在外界的描述中,奉佑生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他的一个核心观点是,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

  但现在,映客要靠这么小的积目来续命吗?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
扫码关注资本邦微信 - 资本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