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A股 · 正文

消费类创企火爆的IPO背后,危机悄然浮现

导语在过去的20年里,进入公开市场的企业创企数量是消费类创企的2.3倍。

猎云网 · 2019-05-21 · 文/油人 · 浏览1366

  5月10日,打车巨头Uber终于上市,以略高于750亿美元的最初估值,融资81亿美元。此次IPO是美国公司在过去7年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有史以来规模第九大的一次。尽管首日交易惨淡(收盘下跌7.6%),但对Uber员工和投资者,甚至像我这样寻求消费类创企成功的企业家或投资者来说是里程碑式的时刻。因为在Uber创纪录的IPO之前,消费类专家似乎都在寻找卓越企业创企成功之后的新切入点。

  自从2010年我第一次被介绍到硅谷初创企业和风险资本投资的世界,我一直都在被一个简单的事实提醒着:“回报是幂律分布的”,大部分回报集中在一小部分公司。在这种集中的最前端,你会发现即使是赢家中的佼佼者,也是消费类创企。我们称之为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当然,也有令人惊讶的企业公司变成了不可思议的投资(比如Dropbox、Workday、Duo、Github和Slack)。但顾名思义,消费类是所有市场的超集,所以最大的创企成功故事几乎都发生在消费类创企主导一类消费和支出的时候,比如社交网络中的Facebook,流媒体视频消费中的Netflix,电子商务支出中的亚马逊。当你赢得消费者时,你就赢得了巨大的胜利,而这就是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

  但今年,最有价值的IPO科技初创企业不是一家消费公司,尽管真正的消费者宠儿Lyft和Pinterest都在2019年以数十亿美元的IPO上市。相反,企业初创公司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在第三个交易日股价飙升92%,市值达到170亿美元后,一直保持着这种优势。显然,视频会议比打车或社交媒体更有价值,企业大于消费类。当然,这一情形只持续到了Uber上市,市场又一次恢复了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的秩序,即赢得消费类初创企业最终成为推动投资者获得最大财务回报的最大成功。

但是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是真实的还是纯粹的认知?我们真的可以用经验数据来验证消费类异常值吗?

  描述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的另一种方法是用棒球比喻来描述企业和消费类投资的区别:企业投资是一个属于打击率平均的游戏,消费类投资则是一个属于打击率百分比的游戏。在企业领域,你的客户群通常定义良好。因此,你可以通过研究潜在客户的小样本,预测市场规模(例如,企业云存储是一个价值350亿美元的市场)和产品市场契合度(例如知识工作者经常与同事进行视频会议),并提高企业创企成功的可能性。但这些客户的一致性也限制了初创企业的最终收益,因为特定的客户群从定义上来说也是有限的客户群。因此,企业创企更经常专注于打垒,即使“击中”也往往是很少的。

  而消费类领域的客户群则是广泛且通常无界的,因此很难预测市场规模(例如,Uber只是一家出租车公司吗?)和产品市场契合度(例如谁会制作唇语同步视频,或者骑电动滑板车?)。作为一家消费类创企,要想取得成功可能会感到非常困难,因为它需要你在蒙住双眼的情况下进行信念飞跃——你必须在了解市场之前建立起来。但是如果你能制造出一个成功的消费产品,那么这个市场将会是无限的(例如,原来每个人都喜欢和朋友分享照片)。因此,消费类初创企业不太经常打垒,但这些击中往往会导致额外的垒位,甚至全垒打。

  这就是消费者离群投资理论,但真实的数据究竟表明了什么呢?让我们看看在过去20年里,初创企业IPO(衡量初创企业投资成功的一个清晰标准)的历史。下面,我会分析2000年以来在风险资本支持下上市的美国公司的各种统计数据。

  首先,我按年绘制了风险投资支持的消费类和企业IPO的数量,且这些IPO活动至少融资了5000万美元。除了其中3年(2002年、2003年和2009年)之外,企业创企IPO的数量都超过了消费类创企。在过去的20年里,进入公开市场的企业创企数量是消费类创企的2.3倍。

  现在,如果从中间把时间跨度一分为二(一个从2000-2009年,另一个从2010-2019年),你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趋势。从2000年到2009年的头十年里,每年约有15家企业创企上市,而消费类创企约有5家,比例为3:1。但在2010-2019年的第二个十年里,每年约有17家企业创企上市,而消费类创企约有8.5家,比例为2:1。与上一个十年相比,现在在公开市场上打垒成功的消费类创企增加了约50%。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这些消费类和企业初创企业在IPO时的估值。如果把没有风险投资支持的消费类初创企业IPO的年份剔除,只有3年的时间里,上市的普通企业初创企业比上市的普通消费类初创企业更有价值:2003年、2006年和2018年。在过去的20年里,消费类创企在IPO时的平均估值为30亿美元,比企业创企的13亿美元高出130%。继续借用棒球的比喻,虽然企业初创企业的IPO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打垒,但消费类初创企业的IPO则是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多垒安打。

  同样,当你比较两个十年时,我们会看到公司估值方面出现了另一个有趣的趋势。从2000年到2009年的前十年,普通消费类创企IPO的估值是普通企业创企的1.5倍(消费类为13亿美元,企业为8.8亿美元)。然而,在2010-2019年的第二个十年里,消费类创企的平均估值是企业创企的2.7倍(消费类为47亿美元,企业为17亿美元)。这十年来,风险投资支持的消费类创企的估值领先于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创企,增长了80%,显然,多垒安打正在变成全垒打。

  因此,与企业创企相比,现在不仅有更多的消费类创企上市,它们的IPO估值也比以前更高。风险投资支持的消费类创企在某种程度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有更好的打击水平。

  虽然消费类初创企业IPO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正面数据,但我实际上已经写了很多关于消费类初创企业成功明显放缓的文章,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移动平台(当今占主导地位的计算平台)上初创企业分销挑战的驱动。

  在之前一篇名为《消费类创企已死》的博客文章中,我提取了Crunchbase的数据,根据创办日期,绘制了自2005年以来所有的消费类独角兽(估值高达10亿美元的消费类初创企业)。从这一分析中浮现出一条清晰的钟形曲线,标志着2009年至2012年消费类创企形成的黄金时代。有创纪录的消费类公司在此期间成立,但从2013年开始,消费类创企难以产生突破。消费类创企如此难以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用户停止安装新的移动应用。

  在之前另一篇名为《对iTunes App Charts的统计》的博客文章中,我提取了App Annie的数据,计算了排名前30位的iOS应用在应用商城 中可供下载的平均天数。换句话说,也就是一个应用的持续时间。2014年,前30名应用的平均持续时间不到两年,但今天,前30名应用的平均持续时间超过了5年。每周,前30大排行榜中只有0.15个非游戏应用持续不到2年,而2014年则有4.2个。换句话说,现在一款新应用要想跻身应用商店排行榜的前列,比5年前难了大约28倍。

  然而,尽管消费类初创企业正努力突围,但与此同时,它们也在公开市场上获得了更大的成功,因为它们正在以更高的频率和更高的估值进行IPO。那么这些不同点是如何调和的?消费类IPO的频率和规模都在上升,而它们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这又是怎么回事?因为IPO是一个滞后的指标,我们在公开市场上看到的是消费类创企黄金时代的回声。

  消费类创企IPO成功者,如Uber、Lyft、Pinterest、Beyond Meat、Snap、Stitchfix和Zulily等都是在2009年至2012年这一神奇时期成立的,在上市前被收购的消费类公司如WhatsApp、Instagram、Nest、Supercell、Chewy和Ring也是如此。随着那些曾经由小型风投支持的公司成长为公开交易的行业巨头,创造了消费类初创企业IPO的黄金回声,消费类初创企业形成黄金时代的成果正在显现。

  所以两者都是真的:消费类创企的IPO市场可以像以往一样飞速发展,即使新的消费类创企在起步时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和困难。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消费类初创企业IPO的黄金回声是否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消费类初创企业上市的频率和估值最终会回落到过去十年的正常水平吗?也许吧,但也许也不是。

  如果消费类创企成功的滞后指标是IPO,那么领先指标则是突破性的消费类创企形成。要有黄金回声,你需要一个黄金时代。

  时间会证明一切。在那之前,让这些消费类初创企业的IPO继续回响吧。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
扫码关注资本邦微信 - 资本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