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A股 · 正文

董事长坠亡后 金盾股份董秘称公司遭遇“司法不公”

导语今日11时23分,新浪微博用户“金盾股份管美丽”发布了一篇名为《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董秘请求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的长文。金盾股份表示,文章确实为董秘所发。

资本邦 · 2019-07-05 · 文/郭浩文 · 浏览2283

  7月5日,资本邦讯,今日11时23分,新浪微博用户“金盾股份管美丽”发布了一篇名为《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董秘请求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的长文。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随后,金盾股份(300411.SZ)表示,文章确实为董秘所发。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文章中提到,2018年1月30日下午五点,位于浙江上虞的金盾股份原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身亡,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使得原本经营正常、连年盈利的上市企业金盾股份陷入了泥潭。

  金盾股份董秘管美丽在文章中共提到四方面问题:

  1、金盾股份无辜被牵连,长葛、许昌两级法院同类案件不同判

  管美丽表示,2018年2月1日,金盾股份收到长葛法院财产保全裁定书,该院以受理4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由,冻结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号,原本诉讼金额只有5998万,但查封额高达1.5亿。金盾股份在收到案件材料后,发现原告举证的证据上加盖的金盾股份的印章是伪造的,立刻向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该局于2018年2月5日对上市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立案侦查,于2月28日,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周建灿持90%股权)立案侦查,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张汛(金盾集团投融资部部长)立案侦查。金盾股份随即就案件管辖权向长葛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被驳回,金盾股份向许昌中院上诉,许昌中院依旧驳回了金盾股份的上诉,并在裁定书中直接对周建灿的借款行为是否是表见代理进行了认定,未审先定。

  与此同时,金盾股份陆续收到了全国各地法院因周建灿跳楼而被起诉的民事诉状,在其他省、市诉讼案件或被法院驳回起诉,或中止审理,裁定结果都是民事诉讼案件应适用先刑后民的司法规则,驳回起诉并将案件及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就此事件的一份再审审查民事裁定书,更是明确指出了民事案件需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的,民事案件应该驳回原告起诉。

  长葛法院一审中,上虞公安机关向长葛法院发出了情况说明等函件,明确指出上述案件均属于刑事案件的侦查范围,依法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但长葛法院无视了这一情况,抢先进行民事审判。

  2、民间借贷暗含砍头息,两级法院是否沦为保护伞

  周建灿在实施该些借款时,出借人均收取了高额砍头息,而这些高额砍头息要么直接汇给出借人,要么汇给出借人指定的第三方,长葛法院对于这些主张,均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采纳。

  根据公司获取的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包括长葛四案的款项在内,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周建灿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预先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不仅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据张汛表示,单新宝一开始的借款,周建灿是有参与谈判的,而后来的多笔借款周建灿都没有参与,而且原告所谓的借款合同,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份空白的,随后单新宝起诉时,在空白合同上想怎么就怎么填,想要哪里的法院管,就让哪里的法院管。

  根据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这些借款的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达到360%左右,是名符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目前看来,根据两级法院的判决,单新宝等人的砍头息收入无疑是被合法化了。

  3、巨额资金来源成迷局,局外人不知水深水浅

  公安机关曾多次想找到单新宝要了解周建灿与其发生的民间借贷的真实情况,但单新宝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公安机关都无法找到。甚至公安机关要求债权人提供借款合同原件以对金盾股份的公章进行鉴定时,那些债权人都拒不提供,长葛法院也是找各种理由进行推诿,最后连公安机关都只能在长葛法院现场开庭时才取得那些合同进行鉴定,所有合同上的金盾股份的公章都是假的。

  4、国有or民营,看不懂的河南合众

  在长葛四宗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代表单新宝、河南合众以及芜湖华天与公司谈判是张伟民等人。

  单新宝、张伟民、张爱民、芜湖华天、河南合众等个人、公司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令人难以厘清。需要注意的是,河南合众注册资本为52200万元,其中张爱民出资2150万元,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1295万元,长葛市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出资48755万元。长葛市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处于绝对控股地位。还需要注意的是,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面共有125名股东,全部都是河南省下辖各县市的财政局或国资委或国有企业。

  许昌中院在二审判决之后,河南合众将其全部债权转让给了张伟民、张爱民控制合众控股,一家国有控股企业随意将大额资产转让给私营企业,其背景和原因是什么?是否合法合规?该种转让是虚假还是真实?河南合众原来所谓的向芜湖华天提供的担保是虚假还是真实?河南合众向芜湖华天所谓的承担担保责任的资金,是否属于小额款项多次循环后形成?无数问题等待河南合众、合众控股、张伟民、张爱民、单新宝、长葛国资委回答。

  5、表见代理成王牌,未审先判,司法公正在何方?

  长葛法院在四案的审理过程中,对上市公司提供的全部证据及证明的事实不予考虑,对上市公司的答辩意见均不予采纳,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一直带有明显的先入为主的色彩,目的导向非常明显,开庭审理仅仅是过场而已。上市公司提出的鉴定申请完全不予理睬,“公章不论真假”的判决理由更是闻所未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帮助原告尽快取得一审胜诉判决。

  文章最后,管美丽还写道:“对于两级法院的判决,我不服,上市公司也不服,我们会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我相信我国的法律是公正的,司法应当是统一的,不能也不应当出现同一事实在全国11个省市都遵循先刑后民的处理原则而在许昌中院就能够例外;我更相信广大股民都知道有理才能声高。同时我也希望河南高院秉公判决,还我公司清白。同时我恳请金盾股份的股民伸出援手,有识之士能同我们一起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和共和国司法的统一。”

  根据其他媒体早些时候的报道,金盾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文章确实为董秘所发,她发完后有告知上市公司。管美丽陈述的事实部分确实是上市公司所面临的,文中还有一些控诉的观点是她个人想要发表的。目前上市公司已经向河南省高院申请再审,要求撤销一、二审判决,但还没有被受理。”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