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A股 · 正文

以妻之名入主达志科技 威马汽车沈晖的资本局

导语李书福与吉利前高管、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的矛盾激化之时,正值后者借妻之名入主一家上市公司的微妙时刻。

大摩财经 · 2019-09-20 · 浏览2122

  李书福与吉利前高管、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的矛盾激化之时,正值后者借妻之名入主一家上市公司的微妙时刻。

  9月16日,创业板上市公司达志科技(300530.SZ)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志华刘红霞夫妇将公司16.68%股份,以5.13亿元转让给衡帕动力,并将公司41.2%股份表决权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永久放弃行使。

  交易完成后,达志科技控股股东变为衡帕动力,实控人变更为王蕾。公告还称,衡帕动力的实际控制人将择机把其控制的新能源动力电池资产注入达志科技。

  王蕾何许人也?她是沈晖的妻子。浙江萧山沈仁荣家族控制的雷迪克(300652.SZ)曾延揽沈晖出任独立董事,2017年该公司上市时曾详细披露沈晖王蕾夫妇的持股企业。

  衡帕动力全称湖南衡帕动力合伙企业,注册成立于2019年7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凌帕新能源(上海),凌帕新能源的董事长正是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侯海靖(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为董事。

  凌帕新能源成立于2018年5月,最初由沈晖妻子王蕾(王蕾亦为威马汽车的主要股东之一)全资持有,2018年9月之后经过了一系列股权腾挪,目前92%的股权由四家有限合伙企业持有,这四家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航庚企业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航庚企业咨询由王蕾全资持有。凌帕新能源另有8%股权由成都赫海科技持有,后者大股东为侯海靖。

  沈晖为加拿大国籍,王蕾在威马汽车和凌帕新能源的持股疑为沈晖代持,以规避某些限制。

  如果凌帕新能源将电池资产注入达志科技,将成为创业板借壳第一股。不久前,创业板借壳政策“松绑”后,已有多家公司跃跃欲试, 目前还未有公司实质借壳成功。

  威马汽车9月17日回应称,威马汽车和凌帕新能源是两家独立运营的企业,威马汽车并不参与和影响凌帕新能源的日常运营与决策,威马汽车部分高管参与对凌帕新能源的投资属于个人行为。

  从股权结构看,威马汽车、凌帕新能源均为沈晖夫妇控制。前者主要从事电动车研发生产,后者则生产配套的新能源电池。

  工商资料显示,凌帕新能源旗下主要企业为四川新敏雅电池科技和湖南新敏雅电池科技,注册资本均为10亿元。分别注册成立于2018年5月、2019年3月。另在今年3月注册成立了山西科诺思新能源。

  凌帕新能源的一些资料宣传称,其以上海总部为核心,先后在四川绵阳、山西太原、湖南衡阳建设综合性电池制造基地。

  大摩财经发现,凌帕新能源的电池项目最初落户于四川绵阳,主体即四川新敏雅,去年11月曾在绵阳举行开工仪式——当时的官方消息称投资方为威马汽车。

  仅过了半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凌帕新能源电池项目又落户衡阳。今年7月,凌帕循环经济产业园在衡阳祁东举行奠基仪式,宣传资料基本与绵阳项目相同,都是150亿瓦时汽车用动力电池项目、166亿投资、可满足30万辆纯电动车配套需求,占地面积也都是700多亩。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凌帕西能源衡阳基地要先期投入30亿元。

  凌帕新能源的绵阳基地是停工了还是将继续建设,没有公开消息。但官方信息显示,凌帕新能源的电池项目最快投产要到2020年。

  达志科技易主消息公告后,最近三个交易日连续涨停。9月17日,深交所已对达志科技下发问询函,要求详细说明控制权变更的原因、衡帕动力的详细情况。

威马汽车的麻烦

  沈晖夫妇入主达志科技的同时正遭遇昔日老板李书福的起诉。

  9月17日,吉利控股集团起诉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侵权案在上海开庭。这起诉讼纠纷早在2018年就已开始,诉讼标的高达21亿元,但庭审未公开,双方也未披露诉讼详情。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系汽车业知名人物。沈晖爷爷是浙江人,父辈定居上海,他有多年海外留学、工作经历,早年曾在多家欧美汽车跨国公司任职,2009年加入吉利汽车任副总裁,负责收购沃尔沃的谈判及后续整合,曾担任沃尔沃中国董事长。沈晖在2014年底从吉利离职,并在2015年底创办威马汽车(前身为杜立刚于2012年创办的汽车三电系统研发企业)。

  威马汽车的核心团队大量来自吉利、沃尔沃,传闻此次吉利起诉了超过100人,其中包括前吉利研发高管侯海靖。

  侯海靖在2012年加盟吉利汽车,担任吉利集团副总裁兼成都公司总经理,负责吉利后来热销的GX7车型的研发。他在2018年加盟威马汽车,担任首席运营官,主要负责成都研究院的车型开发工作。

  媒体报道称,吉利怀疑威马汽车的首款车型EX5抄袭了吉利GX7。

  威马EX5自2018年9月交付后,一年时间销售超过12000台,使威马汽车跻身初创电动车企前三,与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并列为新造车势力的典型代表。

  小鹏汽车此前也卷入了知识产权纠纷。今年初,特斯拉指控一名前员工窃取大量商业机密后入职小鹏汽车。

  沈晖最近在内部信中疑似回应吉利的起诉,称:“不惧寒冬,不惧怕旧势力的挑战,更加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

  初创新能源车企目前正面临过冬的现实。新能源汽车是“烧钱”产业,初创车企今年的销量增长放缓更加剧了资金压力。与此同时,初创车企也面临用户对质量、服务等问题的质疑,此前蔚来汽车因自燃、召回等问题频陷危机,小鹏汽车也在新车上市后遭到老车主的维权抗议。

  沈晖同时也在内部信中承认,宏观经济疲软、车市低迷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市场暂时转为低速增长,来自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企业的挑战和压力也越来越强烈。因此,威马汽车从9月1日进行了部分组织架构调整,沈晖亲自兼任威马销售公司总经理。

  目前,威马汽车虽然已销售超过1.2万台,但与10万辆的目标还相距甚远。按照此前威马汽车的说法,只有销售实现5万辆之后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因此,威马汽车面临的资本压力并没有缓解。今年初完成百度领投的30亿元C轮融资后,威马汽车已融资约230亿,但至今还无上市的具体消息。蔚来汽车已经在2018年赴美上市,小鹏汽车和另一家初创车企理想汽车今年也都传出了下一轮融资或上市的消息。

  沈晖夫妇入主达志科技,后续将施展何种财技,值得关注。

图片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