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科创板 · 正文

EVOLUT、WFC商誉减值再被追问 埃夫特四回科创板问询

导语第四轮问询中,上交所共对埃夫特提出个问题,并又一次追问关于EVOLUT、WFC商誉减值、客户关系、GME涉税、质保金预提、亏损合同、对EVOLUT控制以及会计基础等问题。

资本邦 · 2020-01-07 · 浏览3364

  1月7日,资本邦讯,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埃夫特”)回复科创板第四轮问询。

  第四轮问询中,上交所共对埃夫特提出个问题,并又一次追问关于EVOLUT、WFC商誉减值、客户关系、GME涉税、质保金预提、亏损合同、对EVOLUT控制以及会计基础等问题。

  埃夫特回复函显示,EVOLUT较为擅长工作站形式的金属加工机器人系统集成项目,属于单一场景系统集成应用。2017年因意大利国家工业4.0计划的出台,工业机器人投资较热,下游客户业务需求向多场景复杂应用延伸。为了扩大影响力和业务规模,对新的技术进行探索,EVOLUT承接了较多多场景复杂应用的大型系统集成项目。

  近年来EVOLUT投入较多人力等关闭的订单主要系:(1)多场景复杂应用的大型系统集成项目,由于此类项目存在一些技术难点,在项目开展过程中伴随着研发探索,在现场项目实施过程中存在一定的技术不确定性,会延长项目执行周期,并较技术成熟的项目投入更多的人力资源进行技术攻关;(2)由于技术协议不明晰导致在关闭订单时存在争议、客户需求变更等原因,造成项目验收时间拖延,EVOLUT需要投入额外的人力资源以尽快完成验收程序,就验收环节与客户达成一致。

  同时,埃夫特表示,EVOLUT一般订单执行周期较短,2020年上半年还需关闭以前年度订单,对于新订单的签署有较为严格的控制,因此订单覆盖率较低。目前在手订单合同总金额约8,343万元,预计2020年产生收入约4,152万元,相对2018年12月31日商誉减值测试中2020年预测收入16,143万元的订单覆盖率为25.72%。

  2019年,公司对于EVOLUT的管理层和经营策略进行了全面的调整,订单的关闭及经营策略的调整影响了EVOLUT的毛利率。EVOLUT管理层和经营策略已经于2019年底基本调整完毕。2020年上半年,EVOLUT需要继续关闭以前年度订单,2020年开始承接的订单以小型项目为主。2021年-2023年毛利率分别上升至23%、24%和26%,主要系在完成管理层和经营方针调整后,预计能达到行业平均水平。

  EVOLUT历史上毛利率较低部分原因系原管理层经营策略较为激进,扩张较快但存在成本控制不力导致毛利率较低的情形,公司已经完成了管理层的调整。在新的经营方针下,历史毛利率并无绝对参考意义。公司完成管理层调整后,2019年新签定订单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的毛利率为26.39%。公司调整了经营方针之后,公司预计在2021年之后,基于公司对于项目的管控,成本费用支出的控制以及集团内协同效应的进一步提升,毛利率能逐步达到智能制造行业的平均水平。

  根据三轮问询问题的回复,公司于2017年9月完成对WFC的收购,截至2019年6月30日,WFC商誉金额为3.59亿元,无商誉减值。根据本次商誉减值复核,公司在2019年9月30日对WFC商誉计提减值准备2,003.99万元人民币(258.45万欧元),本次减值的原因为2019年业绩不达预期,且TOFAS订单推迟。但WFC收购后,其业绩开始出现明显下滑,收入下降、毛利率下降、费用率上升,未完成业绩承诺,已存在明显的减值迹象。同时,根据前期回复公司也表示FCA集团CEO于2018年7月离世,导致订单推迟。根据二轮回复,公司2017年资产组账面价值为9.73亿元、可回收金额为9.86亿元,可回收金额略高于账面价值。此外,公司2017年底折现率为15.03%、2018年折现率为15.36%、2019年折现率为15.11%,存在波动,但EVOLUT折现率报告期分别为13.81%、14.15%和14.79%,可以看出WFC折现系数波动与EVOLUT不一致,且在2017年折现系数最低。

  埃夫特表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WFC在FCA集团因管理层突发变动等因素导致订单推迟的情形下,并未发生商誉减值主要系基于FCA集团投资周期初始阶段依据历史以及现实在手订单、潜在订单对于未来预测的最佳估计,WFC所处的经营环境并未发生明显不利变化。公司同时聘请了大学评估对于2018年末的商誉减值测试进行复核。随着主要客户投资周期的推进,公司在预计无法完成当年预测业绩的情形下,及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埃夫特未在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而在2019年9月30日计提系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并结合企业在各测试时点掌握的商业信息所作出的最佳判断,在出现商誉减值迹象的情形下,公司及时在当期计提减值准备。

  此外,埃夫特表示,公司对商誉进行了减值测试,并同步对2019年9月末客户关系进行了相关减值测试。经测试,WFC的客户关系基于2019年9月30日的估值为2,586万欧元,高于账面值,WFC的客户关系未发生减值。

  另外,公司基于2019年9月30日,对于WFC商誉进行减值测试,资产组包含了客户关系。经测试,相关的资产组账面值高于资产组的可回收金额,并对WFC的商誉计提了相应的减值准备。因此,总体而言,与客户关系相关的资产组已经充分计提了减值准备。

  关于GME涉税事项,埃夫特回复称,巴西属于大陆法系,但在税务判决时因适用法律在时效上的冲突,援引了英美法系的案例判决规则,会以巴西最高法院(SupremeCourtofJustice,STF)的判例进行判决。关于ICMS是否计入PIS/COFINS计税基础,巴西最高法院在2017年3月15日案件第574.706案例判决中,已明确规定,ICMS不应计入PIS/COFINS计税基础。该判决对于其他类似案例,具有通用性和一定的强制性;仅巴西最高法院的判例有此效力。

  2019年1月11日巴西证券委员会于发布的年报会计监管指引(第12事项“基于PIS和COFINS计算的ICMS”中指出,最高法院已经驳回联邦财政部诉请,表明对于该类事项,后续司法进程不应该造成对纳税人获得该项权利的障碍;对于此事项,因为已有最高法院判例,如果联邦法院判决结果与最高法院判例一致的,可直接依据最高法院判例,无需等待最终判决,进行相应会计处理,确认为资产,不受后续司法程序的影响。

  经巴西律师检索,对于GME三起案件在联邦财政部上诉之后,于2019年上半年获得了法院判决支持,即GME提出的ICMS于2014年12月31日之前不应作为PIS/COFINS计税基础这一主张,多缴纳的483万雷亚尔,作为税收抵扣事项。

  因此,GME三笔诉讼获得的税收抵扣额483万雷亚尔,是确定事项,不属于或有事项,且根据巴西证券委员会年报会计监管指引,计入2019年上半年,符合中国会计准则规定。

头图来源:东方IC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