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创板 · 正文

博汇科技回复三轮问询,业绩下滑再遭询问

导语
博汇科技表示,一般情况下,集成商客户除集成公司的产品外,通常还需要其自产产品或集成其他供应商的产品,每个供应商的产品均作为项目独立的一部分而被集成或采购。

  3月19日,资本邦讯,北京市博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汇科技“)今日披露科创板IPO第三轮回复函。

  资本邦了解到,博汇科技成立于1993年3月,是一家专注于视听大数据领域的信息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涵盖视听业务运维平台、媒体内容安全和信息化视听数据管理三个主要领域。博汇科技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摘牌。财务数据显示,博汇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前6月营收分别为14,972.78万元、19,563.23万元、28,393.03万元、9,214.38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36.04万元、3,068.23万元、5,498.55万元和1,197.45万元。

       第三轮问询主要围绕四个问题:业绩下滑、收入、成本费用以及数码科技。

  博汇科技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发行人实现营业收入27,460.33万元,同比下降3.2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599.88万元,同比下降10.18%。

  关于其导致2019年业绩下滑的相关影响因素及其变动情况,博汇科技回复上交所称,公司2019年业绩下降,一方面由于公司收入规模减少,另一方面由于当期实际收到的退税金额较上年同期减少422.65万元。若后续增值税退税政策发生变化、下游客户采购预算下降、行业政策发生较大不利变化以及公司现有项目验收不及时等。

  此外,该公司还表明,公司2019年财务信息存在业绩下滑的情况,已按照相关要求提供主要经营状况及财务数据的专项分析报告,公司的核心业务、经营环境、主要指标未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业绩下滑程度主要受当期已申报尚未收到的增值税退税金额影响,公司的经营业务和业绩水准仍处于正常状态。

  收入方面,上交所称,根据问询回复,在向集成商客户销售模式下,公司产品的交付、验收和收款仅与集成商客户有关,与项目整体集成、调试、运行无关。但根据发行人提供的2019年12月与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验收需经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前置审批,且需经过试运行、终验等环节,太极股份在收到最终用户相应货款后才会向发行人付款。报告期内,发行人通过集成商客户以验收方式实现100万元以上收入的项目中,集成商验收时间早于终端客户验收且存在跨期的金额分别为817.22万元、1,061.59万元、1,073.1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18%、3.74%、3.91%。

  关于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的情形,博汇科技解释称,报告期内,根据公司客户类型,以验收、签收方式分别实现的销售收入及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情况如下:

  (图片来源:博汇科技第三轮问询)

  由上表可知,报告期内,集成商客户以验收方式确认收入金额分别为4,370.59万元、5,115.53万元、6,155.50万元和6,109.9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19%、26.15%、21.68%和22.25%。

  报告期内,根据通过集成商客户以验收方式实现的50万元以上的收入项目中,相关集成商出具的验收报告与终端客户出具的验收报告差异情况及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如下:

  (图片来源:博汇科技第三轮问询)

  博汇科技表示,一般情况下,集成商客户除集成公司的产品外,通常还需要其自产产品或集成其他供应商的产品,每个供应商的产品均作为项目独立的一部分而被集成或采购。报告期内,集成商客户在取得终端客户的项目后,根据项目需要向公司采购相关产品,公司的产品通常属于项目的一部分而被集成。公司向集成商客户提供的产品达到了合同约定的功能或使用条件后,向集成商申请验收,验收通过后,取得集成商客户出具的验收报告。而集成商客户通常需要完成项目整体的安装、联调等工作,达到与终端客户合同约定验收条件后进行验收。

  在集成商客户验收时点,集成商客户向公司出具验收报告,表明公司产品已达到了合同约定的预定功能,也具备了与其他第三方设备进行组合使用的条件,公司已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符合企业会计准则收入确认的要求。

  根据公司与集成商客户签署的合同约定,公司已完成了相关产品需实现的功能、验收条件等权利、义务,收入确认时点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发行人收入确认政策在报告期内未发生变化,不存在提前确认收入的情形。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集成商客户出具验收报告早于公司发货的情形,也不存在因集成商、终端客户验收后出现退换货的情形。

  根据问询回复,2019年11月该公司与西藏自治区广播电视局签订了76座台站自动化完善系统项目合同,合同金额1,390.42万元,约定实施期3个月,但已于2019年内履行完毕。

  关于上述项目实施周期较短的原因及合理性,博汇科技称,2019年11月6日,发行人与西藏自治区广播电视局签订了《76座台站完善自动化系统》合同,鉴于该项目主要是针对原有系统的自动化完善和扩容,不涉及室外接收设备、天馈系统以及发射机等室外施工作业以及室内的机房、网络环境等施工,也不涉及其他前端供应商的安装配合等工作,每个站点仅涉及监测打包卡、检测模块、服务器以及各类软件的导入等工作,设备的安装较为简单,施工人员属于对公司产品安装较为熟练的工人,一般情况下,4-8小时即可完成一个站点的安装调试工作,施工周期较短。同时,由于公司在项目实施前已制定了详细实施规划和施工路线规划,并委托熟悉本地环境的外包队伍,分成了7组共21人,充足的人员投入也保证了实施工作在短时间内完成项目实施。

  成本费用方面,根据问询回复,博汇科技选取了2016年至2019年前五大金额的劳务外包合同,通过与其他劳务公司询价、比价的方式得出人均劳务价格与市场价具有可比性,劳务外包价格公允的结论。

  关于劳务外包价格公允的依据是否充分,博汇科技回复表示,报告期内,根据公司劳务外包的类型,公司的劳务外包业务可分为以下几种,其分类明细及区别如下: 

 (图片来源:博汇科技第三轮问询)

  第一类劳务外包,主要是根据客户需求以及结合机房面积、装饰材料的选择、装修公司的报价等因素确定供应商;第二类劳务外包,主要根据供应商的项目经验情况、双方合作历史、行业的熟悉程度、设备安装的难易程度、工作量、工作环境以及客户时间要求等因素综合考虑选择供应商;第三类劳务外包,公司主要是结合项目的具体情况和自身的人员情况,将部分偏远地区或区域性的、设备分散的项目外包给供应商,选择供应商时主要是根据其对项目的熟悉程度、行业的了解情况、以及项目运行维护的区域覆盖范围并结合供应商的报价等综合考虑,优先选择合作过的供应商。

  由于公司劳务外包形式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按工时、人数或连续的劳务作业,公司劳务外包主要是装修、项目相关设备的安装调试、运维服务等,主要是和具体的项目、工作相关,无法完全统计或测算相关的人均劳务成本。但公司选择劳务外包供应商主要是结合项目的工作量、历史合作情况、对项目的熟悉程度、对行业的熟悉程度以及其他供应商的报价情况等择优选择,总体上,劳务外包市场较为成熟,各供应商报价差异相对较小,公司的劳务外包价格与市场报价不存在重大差异。

  公司的劳务外包是根据公司的实际情况确定的,劳务外包主要是按照公司项目进行的核算,采购金额占公司整体的采购金额的比例较低,采购价格较为公允。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博汇科技销售人员数量下降,人工成本较上年减少399.64万元,降幅为15.31%,管理费用中的中介服务费仅27.75万元。

  关于销售人员数量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博汇科技称,2019年销售人员平均人数为130人,公司2018年销售人员平均人数为142人,2019年较2018年减少11人,其中销售技术服务部人员减少约6人,技术商务部减少约2人,销售部减少约3人,上述人员减少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主要是由于公司近年来持续聚焦自身的核心优势,多方面拓展外围销售资源的合作,因此,造成了公司2019年销售人员数量较上年有所下降,符合公司的实际情况。

  关于在申报发行上市阶段中介服务费金额较低的合理性,博汇科技称,报告期内,管理费用核算的中介服务费主要为公司支付的与新三板挂牌相关审计费、律师费、挂牌券商费用及日常税务鉴证等费用,金额分别为135.73万元、165.01万元、117.82万元和27.75万元。

  根据《上市公司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监管问题解答》(中国证监会会计部2010年6月23日,2010年第一期)的规定,“为发行权益性证券发生的承销费、保荐费、上网发行费、招股说明书印刷费、申报会计师费、律师费、评估费等与发行权益性证券直接相关的新增外部费用,应自所发行权益性证券的发行收入中扣减”,因此,公司将为本次发行支付给中介机构的审计费、律师费、保荐费等在其他流动资产核算,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为本次发行所支付给中介机构的费用为373.77万元(不含税)。根据其他上市公司普元信息(SH.688118)、安恒信息(SH.688023)等公开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与发行人类似,其也将本次发行的相关费用在资产类科目进行了归集和核算。

  2019年,中介机构因本次发行上市所发生的相关函证费,实地走访所发生的交通费、食宿费等差旅费用合计104.78万元,均已计入当期相关费用,未专门纳入管理费用-中介服务费用核算。

  关于数码科技,上交所表示,根据问询回复,公司向数码科技销售产品中,部分试听业务运营平台项目毛利率在70%以上,高于视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的平均毛利率。另外,招股说明书未披露向数码科技销售产品最终实现销售的情况。

  关于数码科技销售产品最终实现销售的情况,博汇科技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发生的关联销售情况如下:

  (图片来源:博汇科技第三轮问询)

  报告期内,公司关联销售分别为872.25万元、1,184.17万元和1,326.93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较小。

  关于毛利率偏高的合理性,博汇科技表示,公司与数码科技的定价依据与其他集成商客户不存在重大差异,相关产品定价主要是根据项目的具体实施情况,并参考公司在项目所在地的同类或相似项目的中标价或市场价格而制定最终的销售价格。由于公司业务具有定制化特征,因其中标区域、产品的具体参数、用途不同,单个项目或产品在销售价格、毛利率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但总体上,公司报告期各期向数码科技销售的平均毛利率与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基本相似,具体情况如下:

  (图片来源:博汇科技第三轮问询)

  由上表可知,博汇科技与数码科技销售产品毛利率与主营业务毛利率相比不存在重大差异,符合公司实际情况,具备合理性。

  报告期内,数码科技主要为下游客户提供数字电视条件接收系统和数字电视前端设备,涉及发射、接收、编解码、复用等传输环节的整体解决方案,公司的产品是数码科技实施解决方案过程中的一部分设备,不存在单独销售的情况,因此该部分毛利率无法准确计量,但根据行业惯例以及数码科技提供的资料,该部分产品被集成后,受项目规模、招投标金额的影响,公司被集成的该部分产品毛利率约在5%-20%之间。但总体上,发行人向数码科技销售的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较小,对发行人不构成重大影响。

  博汇科技向数码科技销售产品中部分项目毛利率较高,符合公司实际情况,具备合理性。

头图来源:123RF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 资本邦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7月27日,恒生指数有限公司正式推出恒生科技指数,主要追踪在香港上市的30家市值最大的科技企业。Wind数据显示,恒生科技指数首批30只成份股总市值达到14.7万亿港元,占港股总市值39%。市场认为,恒生科技指数将掀起新一轮新经济及科技股投资热潮。

  •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 资本邦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8月4日,锋尚文化、美畅股份正式迎来新股申购,A股将迎来创业板注册制首批新股打新;8月5日,蓝盾光电申购,8月7日,大宏立、卡倍亿、安克创新申购。那么创业板打新需要符合什么条件,投资者如何打新呢?

  •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 资本邦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A股市场还是一个弱有效市场,很多表现特征很不理性,估值对整体涨幅的贡献度远远超过了整体业绩涨幅的贡献度,表现出非常强的博弈性质。地产行业可能已经过了行业销量增速很快的阶段,但是行业集中度在提升,剩下的公司可能会比以前更容易赚钱。

  •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 资本邦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如今英翼已经从最初的节目出品公司,形成了“智声物联为技术中台、泛科技IP内容为前台”的商业模式。“如果说今日头条是千人千面的资讯推动平台,那英翼的智能云融媒体跨屏互动平台就是千人千面的商品推动。”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使用 “扫一扫”,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