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科创板 · 正文

优刻得回复科创板第四轮问询:2019一季度业绩环比下滑,预计上半年盈利跌幅超83%

导语在第四轮问询中,上交所对优刻得共提出5个问题,关于股东出资、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与代理客户的代理业务、申请文件的制作质量以及财务报表五个方面。

资本邦 · 2019-06-24 · 文/郭浩文 · 浏览2765

  6月24日,资本邦讯,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刻得”)回复了科创板第四轮问询。

      优刻得是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第六,产品以公有云服务为主,兼具混合云及私有云。公司已为上万家企业级客户提供云服务支持,服务范围广,客户行业分布平均。 2016-2018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16、8.40、11.8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7、0.77、0.80亿元;毛利率分别为29.07%、36.47%、39.48%。

  在第四轮问询中,上交所对优刻得共提出5个问题,关于股东出资、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与代理客户的代理业务、申请文件的制作质量以及财务报表五个方面。

  资本邦了解到,2019年1-3月,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为 33,084.97 万元,同比增长 32.67%,环比下降 4.90%。优刻得2019 年 1-3 月实现毛利 10,364.68 万元,同比增长 7.25%,环比下降 21.22%;实现毛利率 31.33%,同比下降 7.45 个百分点,环比下降 6.49 个百分点;实现净利润 426.38 万元,同比下降 81.26%,环比上升 30.32%;实现净利率 1.29%,同比下降 7.84 个百分点,环比上升 0.35 个百分点。剔除股份支付影响后,净利润环比下降 73.52%,净利率环比下降 3.34 个百分点。

  公司2019一季度的营收下滑,主要由私有云和混合云收入环比下降导致。私有云、混合云收入的环比下降分别占营业收入环比下降金额的 59.26%和 27.50%。。2019 年 1-3 月,混合云收入环比下降主要由线下混合云导致,占混合云收入下降金额的 86.07%。

  优刻得预计 2019 年 1-6 月营业收入 7 亿元,同比增长 32.41%;毛利为 2.21 亿元,同比增长 4.19%,毛利率为 31.57%,同比下降 8.55 个百分点;净利润为 830 万元,同比下降 83.27%,净利率为 1.19%,同比下降 8.19 个百分点。

  上交所认为,关于上海优铭云的设立、股东出资情况披露不清晰,股东退出及优铭云并表的相关会计处理是否合规尚需进一步说明。

  关于设立优铭云,公司表示,由于大量的传统企业客户是未来云计算的真正主流用户,公司希望能够获取更多传统企业客户,而私有云服务是拓展传统企业客户的良好切入点。因此,2015 年下半年开始,公司有强烈意愿快速布局私有云领域,占领市场先机。关于所有文件中存在的问题,优刻得在回复中表示,公司、保荐机构及相关证券服务机构已经就公司的代理商及经销商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员工、前员工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的相关事宜做了补充说明。

  公司对申报财务报表中相关财务数据进行了调整,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根据调整后的财务数据对相关文件进行了修改,具体包括:1、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2、上市保荐书;3、保荐工作报告;4、关于公司预计市值的分析报告;5、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6、经注册会计师鉴证的非经常性损益明细表;7、原始财务报表与申报财务报表的差异比较表;8、注册会计师对差异情况出具的意见。在本轮问询回复提交时,已一并提交了上述文件。

  由于数据计算错漏,招股说明书“第八节 财务会计信息与管理层分析”之“十、管理层分析”之“(一)经营成果分析”之“6、利润情况分析”中2016年扣除股份支付后的利润总额、净利润及对应的利润率披露存在差错。对公司2016年扣除股份支付影响后的利润总额和净利润进行修改,利润总额修改为-12,838.37万元,对应利润率为-24.86%;净利润为-12,843.54万元,对应的净利润率为-24.87%。上述修改仅为招股说明书此处扣除股份支付利润情况分析时计算出现错漏导致,不涉及对合并报表利润总额和股份支付费用的修改。

  由于公司对申报财务报表中相关财务数据进行了调整,优刻得及相关中介机构根据调整后的财务数据对相关文件进行了修改,包括:资本公积、未分配利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少数股东权益、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少数股东损益、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综合收益总额、归属于少数股东的综合收益总额、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稀释每股收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非经常性损益占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非经常性损益少数股东损益影响数及归属于母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等。

  优刻得坦言,由于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对于第二轮问询问题“发行人与经销商、代理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中“关联关系”的理解不深刻、不准确,仅根据《公司法》、《企业会计准则第 36 号——关联方披露》、《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等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判断发行人与经销商、代理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因此在核查结论中未对存在个别发行人员工、前员工在发行人个别经销商、代理商处持股、担任董监高的情况进行充分说明。第三轮问询问题为“代理商、经销商与发行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员工及前员工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在对问题中“关联关系”进一步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审慎依据第三轮问询问题明确定义的 “关联关系”范围进行核查,从而在核查结论中对存在个别发行人员工、前员工在发行人个别经销商、代理商处持股、担任董监高的情况以及发行人与经销商、代理商存在的关联关系进行了全面、充分说明,故第二轮与第三轮问询回复中关于“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的核查结论存在不一致的情况。由于对第二轮问询问题“发行人与经销商、代理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中“关联关系”的理解不深刻、不准确,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在第二轮问询中对于上述“关联关系”未在核查结论中进行充分说明;在第三轮问询中,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在对问题中“关联关系”进一步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对上述“关联关系”进行了审慎核查。

图片来源:东方IC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