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科创板 · 正文

科创板|二过二,美迪西、宝兰德科创板IPO过会

导语2019年9月20日,上交所召开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二十四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宝兰德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申请都通过审核。

资本邦 · 2019-09-20 · 文/五点 · 浏览3661

  2019年9月20日,上交所召开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二十四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迪西”)、北京宝兰德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兰德”)的科创板申请都通过审核。

  (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

  截至2019年9月20日,总计有156家企业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其中“已询问”61家、“已受理”4家、“通过”4家、“提交注册”13家,“注册结果”35家,另有28家显示为“中止”状态,还有11家“终止”审核。

  美迪西:薪酬水平偏低、如何认定核心技术人员

  美迪西是一家专业的生物医药临床前综合研发服务CRO。自设立以来,公司致力于为医药企业和其他新药研发机构提供全方位的新药研发服务。作为国内较早进入生物医药研发服务领域的企业之一,公司凭借丰富的行业经验、突出的技术实力和人才优势,逐步建立了具备较强市场竞争力的行业地位。

  美迪西的共同实际控制人为CHUN-LINCHEN、陈金章以及陈建煌,本次发行前,上述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美迪西42.37%的股份,本次发行后,上述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31.78%的股份,仍然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图片来源:美迪西最新上会稿)

  美迪西科创板上市申请自4月3日受理,公司先后于5月9日、5月27日、6月13日、6月28日、7月31日回复了一至五轮问询。

  (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美迪西2016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3,240.48万元、24,787.23万元、32,364.07万元、19,929.6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394.53万元、4,123.20万元、6,056.12万元、2,926.20万元。

  (图片来源:美迪西最新上会稿)

  最新上会稿显示,美迪西报告期内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薪酬相对同行业上市公司相关人员平均薪酬偏低,报告期内新招聘的主要业务副总裁薪酬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部分高管工资低于入职前。美迪西报告期内核心技术人员离职比例为16.67%,核心技术人员整体变动率33.33%。科创板上市委要求美迪西进一步说明以目前偏低的薪酬水平,发行人如何能够保持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队伍的稳定性。

  科创板上市委还要求美迪西补充说明:(1)发行人对核心技术人员口头约定的利益安排是否足以构成远期支付义务。如不构成,是否可能对发行人核心技术人员的稳定性造成不利影响,并说明理由;(2)公司第一大股东陈金章在不实际参与或主导公司重大经营决策情况下,由其担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的主要考虑,以及对公司董事会合理决策的影响。如发行人的共同控制人一致行动协议五年后未能续签,陈金章是否可能基于其第一大股东地位和董事长职位对公司产生决定性影响;(3)发行人对于核心技术人员的认定,是否制定了相应的认定规则。

  宝兰德:研发短板遭问询、与易东兴关系遭质疑

  宝兰德是一家专注于企业级基础软件及智能运维产品研发、推广并提供专业化运维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为客户核心信息系统提供包括应用运行支持、分布式计算、网络通信、数据传输及交换、应用调度、监控和运维管理等一系列基础软件平台及技术解决方案。

  宝兰德主营业务为基础软件中的中间件软件产品以及云管理平台软件、应用性能管理软件等智能运维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并提供配套专业技术服务,产品主要应用于电信行业。

  宝兰德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易存道持有公司1,438.80万股股份,占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47.96%。本次发行后,易存道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将降至35.97%,但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截至目前,宝兰德股权结构如下:

  (图片来源:宝兰德最新上会稿)

  宝兰德科创板上市申请自4月9日受理,公司先后于5月20日、6月25日、9月6日回复了一至三轮问询。

  (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宝兰德2016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8,011.40万元、8,666.82万元、12,237.00万元、4,886.8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659.34万元、3,449.85万元、5,095.30万元、1,583.84万元。

  (图片来源:宝兰德最新上会稿)

  最新上会稿显示,2019年6月10日,宝兰德与浪潮天元通信信息系统有限公司(“浪潮公司”)签约销售软件1,075.22万元。2019年6月21日,浪潮公司签收上述软件后,宝兰德确认了相应销售收入。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宝兰德结合该类销售业务的信用政策,说明与浪潮公司所订合同约定的收款条款和实际收款情况,以及该笔收入确认时点的合理性。

  此外,根据申请文件,宝兰德与境外同行业领先企业相比不存在技术劣势,而相比同行业境外领先公司,宝兰德的主要劣势在于自身的经营规模较小和产品领域相对较窄。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宝兰德补充说明影响其拓展经营规模和产品领域的主要因素,并充分披露其在发行人产品线方面技术研发水平、资源投入的短板。

  科创板上市委还注意到,宝兰德签订的软件销售合同一般为固定总价合同,合同固定总价中包含了12个月、24个月不等的附带售后技术服务。宝兰德认为该等“免费”售后技术服务未约定价格,相关义务金额无法单独计量,于客户出具试运行稳定报告后全额确认收入。同时,宝兰德在申请文件中披露附带期限到期后,公司与客户的相关技术服务协议一般为1年1签。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宝兰德说明:(1)附带的售后技术服务与单独销售的技术服务的内容是否存在差异;(2)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修订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对发行人收入确认的影响。

  科创板上市委还要求宝兰德进一步说明:易东兴属于有限合伙,按照我国《合伙企业法》第68条的规定,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赵艳兴是唯一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人,且对易东兴的出资比例高达46.92%,往往事实上发挥着控制性作用,为何称“不控制”易东兴?此种情况下,为何称不与易东兴构成一致行动关系?

头图来源:东方IC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