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国飞鹤再遭“狙击”!被质疑财务造假,将成为下一个瑞幸咖啡?

导语
7月8日,沽空机构叫杀人鲸资本BlueOrcaCapital发布针对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飞鹤(06186.HK)的做空报告,罗列中国飞鹤九大“罪状”。

7月8日,沽空机构叫杀人鲸资本Blue Orca Capital发布针对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飞鹤(06186.HK)的做空报告,罗列中国飞鹤九大“罪状”,认为其大幅夸大了盈利能力,如婴幼儿奶粉的收入;并调低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如将员工人数调低了10倍之多。

做空机构认为,如果把其未披露的人工和广告费用的估算加回去,并调整收入以反映独立的零售数据,甚至怀疑中国飞鹤是否具备盈利能力。最后,做空机构认为中国飞鹤估值仅有每股5.67港元,该价格较中国飞鹤7月7日收盘价有64%的下跌空间。

做空消息一出,中国飞鹤股价迅速跳水,早盘跌幅一度超过8%。

实际上,这是飞鹤上市以来第二次遭做空。2019年11月22日,GMT Research发布了对中国飞鹤(06186.HK)做出的沽空报告,题为《避免:假还是神话?》。在这次做空中,飞鹤的快速转型和盈利能力招致了做空机构GMT的怀疑。

GMT表示,2013年被私有化后,飞鹤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直到最近来到香港上市。然而在短短几年内,飞鹤摇身一变,成为了高端奶粉的领导者,其市场份额高达25%,并且拥有极为出色的营收增速和高利润。根据中国飞鹤的财报显示,公司收入增长强劲,盈利能力位居前列,且手握大量现金,但在过去5年中从未支付过任何股息,GMT认为这是类似欺诈的特征。报告称,相较于同业而言,18财年飞鹤的运营利润率为26%、生产资产回报率为165%,位列市场前5%,极为反常。对此,中国飞鹤强烈否认报告所载所有指控并随后晒出了82亿元的存款余额和纳税证明作为反击。

这一次,中国飞鹤再遭国外沽空机构“袭击”,又是因为什么“指控”呢?

杀人鲸资本在报告中罗列了中国飞鹤的九大“罪状”,不仅重提此前GMT对飞鹤快速转型后的高速增长怀疑论调,还对其收入和费用表示了质疑。以下为报告要点:

1、通过未披露关联方物流公司夸大收入。飞鹤主要向分销商销售婴儿配方奶粉,但在将产品“交给物流服务供应商”时才确认收入。该公司坚称,物流服务供应商都是独立的第三方。然而,做空机构从实地考察和中国企业的记录显示,这些物流公司是由一名飞鹤员工管理的。该公司声称,飞鹤的大部分婴幼儿配方奶粉都是由其工厂运输出来的。因此报告认为,当飞鹤将产品交由飞鹤旗下的物流公司时便确认收入。做空机构认为,这不仅破坏了飞鹤财务报表的可信度,还形成了一个明显的虚增销售额的机制。

2、尼尔森和商务部的数据显示,飞鹤夸大了收入。这两家追踪中国零售销售情况的数据集显示,飞鹤的收入远低于该公司宣称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数据内容是独立制作的,但在做空机构看来,尼尔森的数据和商务部的数据都表明,飞鹤在2018-2019年的实际收入比该公司报告的数额少49%。

3、飞鹤有意地少报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费用。多个独立数据显示,飞鹤的运营成本比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承认的高出数十亿美元。报告认为,这些未披露的费用表明,飞鹤的利润比它声称的要低得多。

4、幽灵工厂和可疑退税。在飞鹤上市8天后,另一家做空机构GMT研究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对飞鹤财务中存在的许多「类似欺诈」特征提出了质疑。对此,飞鹤反驳的主要论点是,其财务状况值得信赖,因为其子公司在2018-2019年缴纳了数十亿人民币的税款。如果税收是真实的,那么飞鹤的财务数据就是真实的。然而,报告认为,只要仔细观察飞鹤的这个辩护是站不住脚的。

飞鹤所谓的部分税款是来自其子公司飞鹤泰来公司,据称该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并支付了数亿美元的税收。问题在于,飞鹤自己承认,泰来工厂仍在建设中,在往绩记录期间未生产任何产品。当地记录显示,该公司直到2020年才获得生产配方奶的许可证。报告怀疑2018-2019年,在飞鹤唯一的工厂仍在建设的情况下,飞鹤泰来公司能否产生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和上亿美元的税收。在报告看来,附属级税种不能免除飞鹤的嫌疑,相反,它是严重削弱飞鹤财务真实性的证据。

5、飞鹤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夸大盈利能力的公司必须夸大资本支出或其他资产负债表项目,以掩盖虚假利润。在这种情况下,证据表明,飞鹤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在某些情况下,该公司正在进行的设施扩建项目已经在其IPO之前完成。

6、主要审计危险信号。飞鹤在中国有7家从事奶粉销售的子公司,有5家在飞鹤准备上市时没有接受任何公司的审计,但它们对飞鹤财务披露的完整性至关重要。更糟的是,审计飞鹤关键销售子公司的不是安永(或其当地分支机构),而是一家声誉有问题的位于黑龙江当地的会计师事务所,该事务所最近因工作质量低劣而受到当地咨询机构的批评。任何依赖审计人员来防止公司篡改财务报表的投资者都不能从飞鹤那里得到安慰。即使飞鹤上市后,其在中国的子公司也没有经过安永或其附属公司的审计。

7、最初的中国骗局。作为一桩失败的反向收购,飞鹤以「AmericanDairy」的名称(US:ADY)在美国上市了10年。尽管最初股价飙升,但当该公司的助理审计师同时也是其股票发起人的消息被披露后,飞鹤的股价暴跌。当飞鹤姗姗来迟地披露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项调查后,飞鹤主要审计师离职了。随后,该公司重审了历史财务数据,承认其一年内的净利润被高估了29%。飞鹤公司在最后几年里更换了4家审计师,报告认为这是公司腐败的一个明显迹象。飞鹤公司步履蹒跚,被伪造财务业绩的传言所困扰。投资者信心崩溃,飞鹤的股价暴跌,再也没有恢复。2013年,飞鹤被灰溜溜地私有化了。

8、相同的业务,不同的结果?在同一市场向同一客户群体销售同样的产品,飞鹤作为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失败后被反向收购。然而,在远离监管机构、审计师和投资者的审查和监督的情况下,飞鹤的命运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收入蒸蒸日上;利润率扩大;业务比苹果、微软还要好。

9、令人困惑的原生态牧业。虽然飞鹤集团奇迹般地迅速扭转命运,但更让人困惑的是,飞鹤近乎独家的鲜奶供应商的财务已经崩溃。飞鹤78-96%的鲜奶产自在原生态牧业(HK:1431)。原生态牧业最初由飞鹤董事长所有。今天,飞鹤声称原生态牧业不再是关联方。但证据表明并非如此。在投资平台“最大财富”(MaxWealth)的网站上,飞鹤董事长冷友斌夸口说,他不仅管理着飞鹤,还是原生态牧业的实际控制人。

做空机构用德国的支付公司Wirecard和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店瑞幸咖啡类比中国飞鹤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公司在今年都陷入了令人震惊的财务丑闻之中,而它们的审计机构都是安永(及在各国的分支机构),后者也负责中国飞鹤的审计工作。

今年4月2日,瑞幸咖啡(LK.O)对外公布,经初步调查,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总销售额夸大了约22亿人民币。自曝造假后,开盘后,瑞幸咖啡股价就触发熔断机制盘中六次暂停交易,一天暴跌逾75%。

作为瑞幸咖啡的审计师,安永表示自己首先发现瑞幸2019年财务状况有问题,而且曾向该公司的审计委员会报告这一情况,审计委员会随后就此展开了内部调查。

根据官方发布的内部调查结果,瑞幸咖啡伪造交易始于2019年4月,公司2019年净营收被夸大约21.2亿元人民币,公司的成本和费用在2019年被夸大了13.4亿元,而瑞幸咖啡的前CEO钱治亚和前COO刘剑均参与了伪造交易。

紧接着,今年6月,翻版瑞幸Wirecard曝出财务造假丑闻。公司对外表示,其账户中失踪的19亿欧元(约合21亿美元)可能根本不存在。该公司正考虑出售或关闭部分业务,以避免出现资金短缺问题。

财务丑闻曝出后,Wirecard首席执行官宣布辞职,几天之后遭警方逮捕。三天之内,Wirecard的股价下跌85%,随后Wirecard申请破产保护。

而这起自曝源自Wirecard的外部审计机构安永称“无法核实”该公司本应存放在亚洲银行中的19亿欧元现金。这笔资金约占Wirecard资产负债表总额的1/4。

安永在2019年的审计报告中表示,Wirecard参与了一场“精心设计、复杂的欺诈案”,“在托管账户方面提供了错误的证实信息、发表虚假陈述”,因此拒绝签署Wirecard的2019年财务报告。

据悉,安永德国已经为Wirecard审计了十几年,定期批准Wirecard的账目,但直到今年才拉响警报。据报道,德国的审计监督机构APAS正在调查安永对Wirecard的审计。

无独有偶,此次遭做空的中国飞鹤的审计机构也是安永。做空报告指出,中国飞鹤关键销售子公司并没有接受安永的审计,这是一个危险的审计信号。

针对做空,今日,中国飞鹤发布声明回应称,“强烈否认该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但中国飞鹤并未就做空机构的九大“罪状”作出详细回应,仅留下一句简短的中期盈利预警作为反击。中国飞鹤称,预期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收入将大幅增长超过40%,主要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

据悉,中国飞鹤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全年营收137.22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为39.35亿元,同比增长75.5%。

午后,飞鹤股票直线拉升,截至发稿涨超7.2%,每股报近17港元,创上市以来最高纪录。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 资本邦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7月27日,恒生指数有限公司正式推出恒生科技指数,主要追踪在香港上市的30家市值最大的科技企业。Wind数据显示,恒生科技指数首批30只成份股总市值达到14.7万亿港元,占港股总市值39%。市场认为,恒生科技指数将掀起新一轮新经济及科技股投资热潮。

  •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 资本邦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8月4日,锋尚文化、美畅股份正式迎来新股申购,A股将迎来创业板注册制首批新股打新;8月5日,蓝盾光电申购,8月7日,大宏立、卡倍亿、安克创新申购。那么创业板打新需要符合什么条件,投资者如何打新呢?

  •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 资本邦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A股市场还是一个弱有效市场,很多表现特征很不理性,估值对整体涨幅的贡献度远远超过了整体业绩涨幅的贡献度,表现出非常强的博弈性质。地产行业可能已经过了行业销量增速很快的阶段,但是行业集中度在提升,剩下的公司可能会比以前更容易赚钱。

  •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 资本邦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如今英翼已经从最初的节目出品公司,形成了“智声物联为技术中台、泛科技IP内容为前台”的商业模式。“如果说今日头条是千人千面的资讯推动平台,那英翼的智能云融媒体跨屏互动平台就是千人千面的商品推动。”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使用 “扫一扫”,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