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新三板 · 正文

中证众筹首秀新三板企业 “出让式”融资

导语上 4月8日下午,中证众筹开启了其上线来的首场路演活动。五家参与路演的展示企业均隶属于TMT、文化体育等新兴产业;此外有力码科等新三板企业参与其中,而和非挂牌企业项目相比,三板企业的众筹能力也更具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5-04-09 · 文/李维 · 浏览3040

中证众筹首秀新三板企业 “出让式”融资

上线近两月后,中证众筹平台对融资企业的展示正在进入新的阶段。

4月8日下午,中国证监会所在地的北京金融大街19号富凯大厦B座4层,中证众筹开启了其上线来的首场路演活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五家参与路演的展示企业均隶属于TMT、文化体育等新兴产业;此外有力码科(830367.OC)等新三板企业参与其中,而和非挂牌企业项目相比,三板企业的众筹能力也更具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股权众筹的监管政策尚未正式落地,而中证众筹对投资者准入门槛的要求暂低于新三板的开户门槛,而这也有望促使该平台成为中小投资者参与新三板投资的一个新通道。

另据接近中证众筹人士介绍,除线下路演外,该平台还有望于数月后启动相应的线上路演。

5个路演项目揭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中证众筹路演现场了解到,参与路演的五家企业分别为斯润天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斯润天朗)、欧篮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欧篮体育)、四川正源中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正源中溯)、北京力码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码科)以及艾德克户外用品有限公司(下称艾德克)。

而与其他平台有所不同,中证众筹旗下项目需经过中介机构的推荐方可上线,而五家参与路演公司的中介机构分别为博星投资、东北证券(000686.SZ)、民生证券、太平洋证券(601099.SH)、港澳资讯。

“中证众筹和其他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每个项目都需要专业的中介机构来进行推介。”一位接近中证众筹人士介绍称,“目前中介机构主要包括券商、创投企业和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等。”

从主营业务来看,参与路演的五家企业均从属于互联网、文化体育、医药卫生等新兴行业。

其中,斯润天朗的主营业务为开发下一代车联网专业支撑服务平台;欧篮体育与艾德克则均与体育产业有关,前者是一家由前职业男篮选手马鸣发起设立的青少年篮球培训企业,而后者的主营业务为户外运动产品的生产研发;而正源中溯则是 “全国首家承接中药溯源的试点单位”。

此外,参与路演的力码科则是一家新三板已挂牌企业;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工业、商业及物联网标示系统整体解决方案的研发和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新三板的挂牌企业,力码科在众筹能力上或优于其他项目。数据显示,在路演还未启动时,其于3月4日在中证众筹发布规模达120万融资项目就已实现超募,实际融资额达154.10万元,超募28%。

此外,另一个由齐鲁证券推介、参与新三板企业定增的齐富众享也已出现超募;资料显示,该项目为合伙企业,拟认购新三板挂牌企业“绿健神农”定向发行的股票,其认购起点仅为10万元,计划募资550万元,而截至完成日,该项目融资额已达640.50万元,超募比达16%。

而与之相比,参与首批路演的斯润天朗1500万元的募集项目进度仅完成3%,而欧篮体育、艾德克、正源中溯三家公司500万元-1000万元的融资项目目前尚无资金入账。

此外,在推荐中介上,众筹平台的推介中介与新三板的主办机构也并不一致。例如力码科的中介机构为太平洋证券,而并非其在新三板挂牌时主办券商世纪证券。

报价系统协助退出

事实上,随着年初新三板迎来的一轮价值重估,部分第三方股权众筹平台对新三板市场有所觊觎。

“我们一直在关注、布局新三板市场,并且成立了新三板部门,同券商、拟挂牌企业沟通接洽。”众筹平台天使客CEO石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好的标的不多,获取成本也很高。”

与多数众筹平台对接新三板的模式不同,中证众筹的部分新三板项目并未通过有限合伙等私募基金产品进行间接投资,而是以受让来自控股股东出让的标的公司股权的方式进行直投,这一过程中并不涉及公司股本的新增。

例如此次参与路演的力码通计划融资360万元,并向对应投资人出让对应的60万股股权,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

事实上,由于个人资产不足500万的投资目前不具备开通新三板账户条件,而中证众筹相对更低的准入门槛或将使其成为部分中小投资者参与新三板投资的一条新通道。

“目前最终的规定还没出,暂时执行的方案是原则上合格投资者资产门槛不低于10万元,而起投门槛则在1万元。” 前述接近中证众筹人士透露,“但这是底线,通常公司和中介机构会根据拟募集资金和增加股东人数来确定最终门槛。”

而有业内人士认为,部分新三板企业之所以选择众筹融资,仍与当前股转系统的融资难度较高有关。

“实际上(中证众筹)属于 场外的场外 ,投资者通过众筹渠道受让新三板公司股权,再通过报价系统实现退出,整个环节都是在股转系统以外开展。”上海一家大型券商场外市场部项目经理指出,“这和一些企业挂牌后仍然存在融资难的情况有关,众筹降低了投资门槛,让一些小规模的融资更容易。”

而据前述接近中证众筹人士透露,众筹投资者亦可通过报价系统实现投资退出,而其旗下的“股权转让系统”或将承接此职能,并以此加强标的股份的流动性。

“如果投资者门槛达不到新三板的开户要求,那么参与新三板众筹的份额最终可能需要在报价系统的股权转让平台进行转让。”一位接近中证众筹人士介绍称,“一般发众筹项目的公司,在三板上的流动性也不高,可能反而需要报价系统来提高它的流动性。”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部分第三方股权众筹平台计划开展份额转让服务。“目前我们仅有众筹环节,还没有转让的部分。”石俊透露,“这点我们也正在打算打通系统,准备这个事情。”

然而,第三方众筹平台的股权转让机制的推出可能会受到来自监管规则的遏制。

据此前证券业协会发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的规定,“股权众筹平台禁止提供股权或其他形式的有价证券的转让服务。”而中证众筹的股权转让也依托于报价系统旗下的股份转让平台,而非中证众筹本身。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第三方众筹平台的股权转让的推出或需要建立配套的防火墙制度。

“中证众筹是利用其背靠的报价系统来进行股权转让,其实是绕开了之前的监管规定。”上海一位股权众筹平台人士称,“虽然最终的规定没有落定,但很有可能不会允许平台直接做转让,因为既众筹又转让,相当于变相搞交易所,这是目前监管环境很难容忍的。”

(记者微信:lw8346860)(编辑 庞华玮)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