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新三板 · 正文

开心麻花终止挂牌,戏剧黑马资本路“失蹄”?

导语5月22日,开心麻花正式结束了在新三板的旅程。

北京商报 · 2019-05-23 · 文/郑蕊 · 浏览3402

  5月22日,开心麻花正式结束了在新三板的旅程。回顾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挂牌的阶段,也是该公司从电影业务爆发、逐步崭露头角,随后又因新作口碑下降、业绩出现起落而受到质疑的时期。尽管此次摘牌新三板后,开心麻花称不排除未来上市的计划,但鉴于开心麻花曾申请创业板上市,却以撤回申请作为结局,此后又遇新一轮融资终止,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开心麻花的资本路增加了一些变数。未来开心麻花究竟会如何迈出下一步,这已引发业内的关注。

资本路坎坷

  从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被称为“话剧第一股”,直至今天,开心麻花最终还是选择离开新三板。而对于这次摘牌新三板,开心麻花其实也早已进行了准备。

  今年3月27日,开心麻花便已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议案》,并于3月29日通过公告对外宣布摘牌的计划。根据相关规定,开心麻花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报送了终止挂牌的申请材料,终于在5月21日晚间,开心麻花再次发布公告称,终止挂牌的申请资料已获得受理,公司股票自5月22日起终止在新三板挂牌。

  对于选择在新三板摘牌的原因,开心麻花曾在公告中指出,是“为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

  据开心麻花方面透露,未来公司不排除上市的计划。而这一点实际上也从近两年该公司的动作中显露出来。2017年1月,开心麻花便曾宣布拟登陆创业板,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在同年6月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

  然而这次冲击上市的进程并不顺利,首先是2017年8月,因签字律师的离职,开心麻花中止IPO审查,1个月后恢复了审查,此后正当人们认为后续将继续完成上市之路时,2018年3月,开心麻花撤回了上市申请,终止IPO,原因则称“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此后开心麻花的上市进程便再也没有进一步消息。

  不只是上市目标未能实现,开心麻花的最新一次融资计划也未能达成。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年末,开心麻花开始筹划下一轮融资,但在今年3月,开心麻花却发布公告称,最终相关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也未签署相关协议,经过相关方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

  一边是上市,另一边又是融资,这也让部分人思考是否开心麻花正需要资金发展业务,但据2018年年报显示,开心麻花本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4.13亿元。

  尽管开心麻花并不差钱,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仍是该公司今后会选择的一条必经之路。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通过上市开心麻花不只是能获得资金,还能获得更大的平台与资源,且对投资人而言,也能通过减持部分股份获得收益。

王牌频“出走”

  在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的三年多时间里,该公司也经历了业绩上的起落。

  在2015年挂牌之初,恰逢开心麻花首部电影作品《夏洛特烦恼》同年亮相大银幕,并以14.41亿元被称为国庆档的票房黑马。较高的票房表现也为开心麻花带来丰厚的回报,当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1.31亿元,同比增长234.15%。

  此后开心麻花在保持舞台剧市场竞争力的同时,继续推出多部电影作品,并在2016-2018年推出《驴得水》、《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但市场反馈不一。其中,虽然《羞羞的铁拳》获得22.13亿元票房,但《驴得水》和《李茶的姑妈》的票房则分别为1.72亿元和6.04亿元,且《李茶的姑妈》上映后还面临口碑下滑的争议,部分观众认为影片缺乏新意,并已产生审美疲劳,这无疑也对开心麻花的业绩带来波动。

  2016年,开心麻花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45.08%,到了2017年,则因《羞羞的铁拳》又同比增加441.81%,而在2018年,净利润又出现下滑,同比减少超七成,主要是影视及衍生业务毛利减少1.83亿元,影响大于演出和经纪业务带来的毛利增量4105.73万元,同时各种费用及税费也较往年有所增加。

  而在业绩出现起伏的同时,被外界视为开心麻花核心主创人员,也在近段时间显得有些“游离”。不少观众反映,在近期开心麻花推出的作品中,沈腾、马丽等艺人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在里面扮演了相关角色,在作品里露出的比重也较小。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开心麻花也有艺人选择离开,如2017年离开的王宁、2018年的魏翔,此外还有艺人已不再只出演开心麻花的作品,沈腾出演了多部其他公司的综艺、电影,艾伦主演的《人间·喜剧》也在今年上映,而该片出品方中也没有开心麻花的身影。与此同时,开心麻花也有主创人员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如闫非和彭大魔共同成立西虹市影视,而开心麻花对该公司并无实际控制权,只是持股15%、位列股东第四位。

  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假若持续有核心主创人员离开,会对公司的竞争力产生影响,而主创人员成立自己的公司,虽然开心麻花持有一定股份,但也只是参与方,而不是主控方,能否在作品上持续保持合作关系,无法有百分百的肯定。

前路难测

  对于开心麻花未来的发展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开心麻花方面,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而从开心麻花此前发布的年报中可以发现,该公司已对自身定位进一步明晰。

  开心麻花在2015年年报,也是挂牌新三板后发布的首份年报中,对自身业务的形容还只是“公司业务涉及舞台剧、影视作品的创作、制作,销售”,而在2018年年报中,开心麻花则已明确:“公司定位为喜剧公司,专注喜剧领域,以创建的喜剧品牌‘开心麻花’为平台,致力于喜剧作品的创作与运营,喜剧人才的汇集和培养,形成了‘戏剧+电影+艺人经纪’的独特商业模式。”

  在陈少峰看来,从商业模式的层面来看,开心麻花将戏剧与电影等业务相融合,延长了产业链,但在具体收入来源上,更多的还是依靠舞台剧的票房、电影票房,相对较为单一,仍需进一步提升公司价值,明确主营业务,从而增强成长性,这也是开心麻花今后若要上市必须解决的问题。

  对于未来开心麻花的资本之路,业内现已议论纷纷,并出现多种猜测。有从业者认为,由于影视行业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监管层对上市公司的要求也进一步提升,短期内开心麻花不会立即提交IPO申请,而是会在继续发展业务的同时,寻找合适的上市机会。但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开心麻花或许不会只将目光放在A股,也不排除会在港交所等地筹划上市。

  “无论是否会筹备下一次上市计划,或是考虑在哪儿上市,开心麻花现阶段均需稳定自身的业绩表现,分摊电影业务不稳定而带来的市场风险,并增大公司体量,这需要再给开心麻花一定的成长期”,许杉表示。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