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美股 · 正文

净利润一年翻十倍 跟谁学是下一个好未来吗?

导语市盈率TTM高达829,净利润一年翻十倍,罕见的在线教育领域盈利公司——跟谁学,一切真如数字上呈现的这么美好吗?跟谁学是下一个“好未来”,还是下一个“乐视”?

财报看公司 · 2020-02-20 · 浏览3263

  2月18日,跟谁学(NYSE:GSX)于今日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也是上市之后的首次年报。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年,净收入为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净利润为2.266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965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0.3%。

  财报发布之后,跟谁学股价一度上涨,盘中涨幅高达9.45%,按股价37.63美元计算,市值约88.90亿美元。

  良好的财务数字背后,有哪些商业启示?光环之下,又有哪些风险暗存?

扭亏为盈,从O2O平台到B2C直播大班课

  成立以来,跟谁学一直在不断调整业务模型,试图寻找在线教育的最佳突破口。

  2015年,跟谁学还在做O2O平台,即帮学生找老师,但与当时的几家在线教育撮合平台一样,都面临着优质教师资源稀缺,获客难度大,用户忠诚度低等问题;2016年开始,跟谁学寻求第一次战略转型,推出B端产品“天校”、“百家宝”和“U盟分销”等赋能工具,但B端产品同样面临难题——市场空间相对较小,拓展速度慢。

  2017年,跟谁学开始第二次战略转型,拆分2B业务,正式转型为B2C的在线教育直播课平台:K12课程为主,外语、职业和兴趣课程为辅。

  在经历了两次战略转型之后,从下图中可以看出,跟谁学的入学用户(注册用户)在2018年之后出现了爆发式增长。总注册人数从2017年的7.96万名增加到2018年的76.71万名,截止2019年12月31日,总注册用户增长至274.3万名,同比增长257.6%。

(制图:财报看公司)

  《财报看公司》在财报数据中发现,2017年跟谁学的K12课程收入仅占总营收22.20%,外语、职业和兴趣课程仅占6.60%,而其他业务占比高达71.20%,这其中几乎都来自B端业务的营收。而到了2018年,跟谁学的K12课程收入爆增到2.9亿元,占总营收73.20%,成为绝对主力。2019年,K12直播大班课仍保持高速发展,付费人次同比增长410%,收入同比增长468%。

  从近三年公司毛利率上,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业务转型带来的变化。2017年Q1,跟谁学的毛利率高达90.88%,主要应该应是将B端产品的成本都计算在了研发和市场等运营费用中,毛利率虽然高,但净利依然是亏损。而随着直播课程的内容研发和师资投入,毛利率在2018年Q1达到最低谷,此后由于用户规模化的增长,让内容成本得到均摊,毛利率随之逐渐增长,至2019年Q4毛利率为79% 。

(制图:财报看公司)

  业务转型的成功,使得近两年来,跟谁学的营收曲线非常漂亮,同比增速从2018年Q1的205%,一直到2019Q4的413%,还在保持着高速增长。

(制图:财报看公司)

  付费用户的增长,毛利率的改善,边际成本的降低,也让跟谁学终于在2018年Q3首次实现单季度的扭亏为盈,净利润为68.4万。

(制图:财报看公司)

  事实上,不止跟谁学,同样聚焦K12业务的猿题库、作业帮也更加聚焦到大班课。

  2019年1月,猿辅导宣布已彻底关闭1对1辅导业务。无独有偶,猿辅导业务线也经历了两次变化。2015年,猿辅导在题库的基础上探索学科辅导业务,推出针对初中阶段数理化的在线1对1辅导,随后又拓展到高中,覆盖初高中全科。当时,猿辅导在线1对1采用C2C平台模式,邀请老师入驻平台。与此同时,猿辅导开始了K12大班辅导产品的尝试。

  2016年,猿辅导再次调整,从C2C平台转向B2C网校模式,课程品类包含1对1和班课。

业绩高速增长 半数高管却离职

  2020年春节以来,肺炎疫情之下的“开学延迟”,“停课不停学”让原本冷静了一段时间的在线教育再度火热起来。与以往的“风口”最彻底的不同,是此次疫情影响到的不止是课外,还包含很多公立学校,也都在此次开始真正试水在线教育。

  虽然具体到每家在线教育机构的利好尚不明确,但教育的“在线”化进程,着实被推进了一把。

  放眼到整个在线教育行业,在五年内还会保持一定的增长。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学生总人数达到1.133亿。中国在线教育市场从2013年的366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1,432亿元人民币(20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1.4% ,预计到2023年将进一步增至6963亿元人民币(1013亿美元),较2018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7.2%。

  不过,跟谁学的自身发展也依然存在诸多风险,其中高管团队动荡可能是近期最直接的风险之一。

  1月16日消息,有消息称,跟谁学联合创始人苏伟、吕伟胜将于年后离职。苏伟目前负责跟谁学好课小学业务,吕伟胜则负责高途课堂师资、教学等工作。

  而不久之前的2019年12月21日,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同时也是跟谁学第三大股东的张怀亭也宣布离职。张怀亭是跟谁学的五位联合创始人之一,曾是百度凤巢团队的初创人之一。在2014年,张一鸣在张怀亭提出离职的当天晚上,站在百度的大楼下面,拉着他聊了4个多小时。

  张怀亭在跟谁学团队中,代表的是互联网技术基因,而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出身新东方,代表的是教研基因。

  陈向东还曾在上市晚宴演讲中,对这样的不同基因碰撞表示了骄傲和肯定。不过,考虑到跟谁学的业务还处在上升期,半数核心高管的离职就更加让外界不能理解。

  跟谁学副总裁吕伟胜曾这样评价陈向东:“优秀的领导者应该符合以下的两个大方面:挥金如土、爱才如命、杀人如麻、学习如痴;心胸开阔、志高行远、杀伐果断、乐于分享。心要善、刀要快,当他需要裁人的时候,他是绝不手软,动作很快的,所以用稻盛和夫的话来讲,叫时而做魔鬼,时而做菩萨,他做到了。”

结语

  在K12的红海领域中,既有好未来这样的巨头伫立在前,也有猿辅导、作业帮、掌门等劲敌在侧。面对长期利好的大行业,课程内容的内功夯实,运营效率的进一步提升,是跟谁学的长期挑战。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