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台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机构观点 · 正文

中金公司:外围巨震下对中国市场开放及制度改革的思考

导语海外疫情升级,叠加原油价格巨幅调整,流动性紧张,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波及中国,沪深港通北上资金从二月底至今累计净流出达约800亿元

中金公司 · 2020-03-26 · 浏览1142

  海外疫情升级,叠加原油价格巨幅调整,流动性紧张,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波及中国,沪深港通北上资金从二月底至今累计净流出达约800亿元,引发关注。

  借由这次海外的流动性危机引发的大幅资金波动,是时候思考怎么增强中国资本市场稳定性、如何考虑下一步市场开放及改革的路径选择。我们这篇报告主要从投资者制度的角度做一些探讨。

  对外开放应回到QFII/RQFII制度的基本框架下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海外投资者已有多种途径投资我国证券市场。QFII/RQFII制度是被诸多地区市场开放实践证明更加成熟的对外开放的制度,也更符合我国资本市场中长期持续开放、引入长线投资者的内在要求。

  首先,QFII/RQFII才是对外开放的制度安排,沪深港通只是实现了二级市场交易的互通。

  所谓对外开放应该是立足于当地证券市场制度,保持充分的外汇兑换自由度,吸引海外投资者参与当地证券市场的发行和交易,并受监管和保护的制度安排。

  QFII/RQFII就是这样的一种制度安排,而沪深港通只是实现了二级市场交易的互通。不能参与IPO、增发等方面的局限损害了投资者权益的完整性,仅立足于交易层面的互通也会降低投资者参与被投资公司完善公司治理的积极性。而两地不同的上市、交易、监管规则也使得沪深港通难以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对外开放制度。

  其次,互联互通机制下交易日错位的安排存在风险。

  在沪深港通机制下,只有两地均为交易日且能够满足结算安排时才可以交易。在A股开市,但互联互通机制暂停期间,即使A股市场因任何重要消息而出现波动,也不能买卖A股;南向亦然。

  这一问题在内地春节和国庆长假期间更为突出,这期间如果海外市场出现巨震,通过港股通投资香港的投资者将完全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这其实也是投资者权益不完整的体现之一。

  第三,QFII/RQFII制度在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上更加稳健。

  沪深港通机制下每日额度按净买盘计算,不论结余多少都可以卖出,且证券卖出和资金回流同步完成,大规模卖出对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冲击都很大。

  QFII/RQFII制度已经取消了资金汇出和锁定期限制,不过投资者的资金账户、资金收付及汇兑等受人民银行和外管局监督管理,证券卖出和资金流出分步实施,在极端环境中对市场冲击更小。

  对内建立中国长期投资者长效机制

  长期资金是资本市场的稳定器和压舱石,我国对内应建设中国长期投资者的长效机制。

  首先,增加长期资金的规模。

  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捐赠基金/基金会等都属于长期资金的范畴,我国在这些方面都有提升的空间。例如全国社保基金作为国内最大的长期机构投资者,2019年末资产总额2.6万亿人民币,在全球储备型养老金及主权财富基金中排名居前,但是从人均规模(1,800元人民币)和占GDP的比值(2.6%)看则较低。

  其次,减少长期资金投资的“数量限制”。

  从海外趋势看,养老基金投资的“数量限制”在放松,更多的实施“谨慎人”规则,使其有更多的自由裁量权。

  第三,完善资本市场制度建设,重点在于引入好的投资标的以及有效的监管。

  在有了更多的长期资金,长期资金可以投资资本市场,并且资本市场里有好的投资标的以及有效的监管,那么长期资金入市更多的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头图来源:123RF

分享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