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三板 · 正文

鸡飞蛋打!天人药业新三板挂牌不成,反深陷诉讼又赔钱

导语
近日,天人药业与其聘请的新三板上市顾问林湧诉讼官司于6月29日落地,法院对天人药业要求林湧退还30万元顾问费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诉求不予支持,并要求天人药业支付林湧差旅费23373.5元。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这句话用来描述天人药业现在的心情可能是再合适不过了。原想新三板上市,却闹得“一地鸡毛”,这种“奇观”着实少见。

资本邦获悉,天人药业与其聘请的新三板上市顾问林湧的诉讼官司于6月29日落地,法院对天人药业要求林湧退还30万元顾问费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的诉求不予支持,并要求天人药业支付林湧差旅费23373.5元。此外,法院对于林湧要求天人药业支付506.81万元的要求也不予以支持。

正常来说,聘请顾问协助申报新三板,对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为何双方会闹上法院“撕”得如此难堪呢。

天人药业主营业务为中药饮片及相关产品的生产与销售,2015年8月27日,为了推进公司实施股份制改造及新三板上市,林湧与天人药业实控人许启棉及股东苏妙俊签订了一份《顾问合同》,合同约定天人药业聘请林湧为顾问,负责推进公司实施股份制改造和新三板上市,双方约定了顾问费的支付标准及支付方式,以及各自的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等。

《顾问合同》生效后,林湧按合同约定组织了专业团队开展了股份制改造及新三板上市所需的各项财务规范、法律规范工作,至2016年9月7日完成股份制改造,福建天人药业有限公司整体改制为福建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并办理了股份制改造的工商登记变更手续。至2017年2月28日完成了新三板上市挂牌申请材料的申报,取得了全国中小企业转让系统GP2017020059号《受理通知书》。

此后,天人药业却决定暂缓申报新三板,且至今未恢复申报。期间,林湧曾多次催告三被告履行顾问合同,但均未果。因此,林湧提起上诉,要求天人药业履行《顾问合同》,支付相关费用。

为何暂缓申报新三板?

对于暂缓申报新三板的原因,天人药业方面称,公司对企业上市完全不懂,纯粹是基于林湧的引导进行。双方在签订《顾问合同》时,林湧清楚天人药业的资产及流动资金尚不足以顺利通过新三板上市申请的,而其表示他可以帮公司引入战略投资人解决公司资金不足问题,所以双方在合同中明确林湧须为公司引入战略投资人的合同义务。

而林湧始终无法为天人药业引入战略投资人,并在进入公司后就安排其母亲代持公司股份,同时还指示由许启棉代持苏妙俊的股份。

但企业上市需聘请律师事务所、券商对企业做尽职调查,每一个股东的关联关系均需全面列明,施灼馀和林湧的关系、及许启棉与苏妙俊的代持肯定会在关联关系中被查明,股权代持在企业上市规则中是绝对雷区,是绝对不允许的。

天人药业方面表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受理挂牌申请不等同于通过挂牌申请,战略投资人未能引进,流动资金不足,是公司无奈撤回申请的原因。且撤回申请同样是基于林湧的引导作出,并且在2017年4月20日递交撤回申请材料的当日,双方就《顾问合同》中对于战略投资人的引进做了《合作协议书》进行补充约定。由于林湧最终仍然未能最后的宽限时间2017年7月31日前完成战略投资人的引进,双方合同终止。

而林湧方面则称,引入战略投资人是一个三务法律行为,并非一方所能完成,并且天人药业在引入战略投资人这一事务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恰恰是天人药业的原因导致引进战略投资人的计划无法完成,最终也是天人药业决定终止了战略投资人的引入,并通知林湧停止引入战略投资人,这才导致至今未引入战略投资人。因此,未引入战略投资人的责任是在天人药业。

林湧表示其已为天人药业推介了多家基金公司,且基金公司都派出了投资经理,对天人药业进行了现场访谈及尽职调查,天人药业召开了项目说明大会,在会上一系列荒唐的行为导致林湧推介吸引到的投资人在参会后全部表示放弃投资计划。

林湧在案件审理时称,“引入战略投资人”不是新三板挂牌的必要条件,不会影响新三板上市申报,不会影响《顾问合同》的履行,天人药业终止新三板上市的申报,单方面终止履行《顾问合同》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天人药业承担违约责任所付出的代价,远远低于违约之后,自行申报上市所获得的利益,天人药业属于恶意违约。

事实上,截止2017年2月28日,在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GP2017020059号《受理通知书》之时,天人药业是符合新三板挂牌上市条件的,但由于天人药业自身的原因,导致做出了撤回上市申请的决定。

对于双方各执一词的局面,法院表示,为天人药业引入战略投资人是本案服务合同中林湧的主要合同义务。本案中,虽然林湧未按约定为天人药业引入战略投资人,没有按约完成合同义务,但林湧在未按约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情况下,已按《合作协议书》的约定返还代持股权,且天人药业也认可双方合同已经终止履行,故本案双方合同权利义务已终止。

此外,前文提及,林湧在提起诉讼时要求天人药业支付顾问费506.81万元,这一请求被法院驳回。但是这百万顾问费从何而来呢?

百万顾问费的“迷局”

据悉,天人药业和林湧签订《顾问合同》时,林湧为天人药业规划的股改资本金是3000万元,并且基于3000万的股改资本金,天人药业支付给其5%股权作为顾问费的对价。

因此,林湧进入天人药业后就安排其母亲施灼馀代持公司股份。而林湧始终无法为天人药业引入战略投资人,股改时的注册资本只做到了2200万元。至此,天人药业股改时注册资本金基数比预想的小,施灼馀的股权根据基数变为7.85%。

由于林湧最终仍然未能最后的宽限时间2017年7月31日前完成战略投资人的引进,双方合同终止,林湧根据合同约定指示其母亲施灼馀将代持股权转还给天人药业指定的人员,双方权利义务终止。

此后,林湧提起上诉时,称天人药业单方面终止了《顾问合同》的履行,构成违约,依法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按约应向其支付顾问费。

天人药业在股改基准日即2016年4月30日的净资产为人民币2279.46万元。因此,在股改方案中,林湧所持股份占公司净资产为人民币178.94万元,按3倍计算折合人民币536.81万元。除去已经支付的顾问费30万元,林湧诉求天人药业向其支付剩余的506.81万元。

对于这一情况,法院认为,天人药业单方面终止了《顾问合同》的履行,构成违约”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信,故驳回林湧的诉讼请求。但对于林湧作为顾问时的差旅费23373.5元,天人药业依然要支付。

头图来源:123RF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 资本邦
    聚焦“港版纳指”——恒生科技指数成份股

    7月27日,恒生指数有限公司正式推出恒生科技指数,主要追踪在香港上市的30家市值最大的科技企业。Wind数据显示,恒生科技指数首批30只成份股总市值达到14.7万亿港元,占港股总市值39%。市场认为,恒生科技指数将掀起新一轮新经济及科技股投资热潮。

  •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 资本邦
    创业板注册制打新

    8月4日,锋尚文化、美畅股份正式迎来新股申购,A股将迎来创业板注册制首批新股打新;8月5日,蓝盾光电申购,8月7日,大宏立、卡倍亿、安克创新申购。那么创业板打新需要符合什么条件,投资者如何打新呢?

  •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 资本邦
    华安基金饶晓鹏:保持对长期有价值个股的主力持仓

    A股市场还是一个弱有效市场,很多表现特征很不理性,估值对整体涨幅的贡献度远远超过了整体业绩涨幅的贡献度,表现出非常强的博弈性质。地产行业可能已经过了行业销量增速很快的阶段,但是行业集中度在提升,剩下的公司可能会比以前更容易赚钱。

  •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 资本邦
    英翼创始人余慧:打造“商品界的今日头条”

    如今英翼已经从最初的节目出品公司,形成了“智声物联为技术中台、泛科技IP内容为前台”的商业模式。“如果说今日头条是千人千面的资讯推动平台,那英翼的智能云融媒体跨屏互动平台就是千人千面的商品推动。”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使用 “扫一扫”,分享到我的朋友圈